小說快讀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Ad Analysis by SocialPeta

SocialPeta
SocialPeta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is the first step in our marketing intelligence work and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parts. Only when we understand the details of our competitors can we formulate a correct and effective marketing strategy.

In this report, SocialPeta analyzes the 小說快讀's ad analysis from multiple aspects and helps you see the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of top grossing apps 小說快讀.

Now, I'll tell you how to gain a competitive advantage by SocialPeta.

1. Basic Information of 小說快讀

App Name : 小說快讀

Logo

小說快讀-SocialPeta

OS : Android

Network : Facebook,Audience Network,Instagram

Developer : Beijing yuejiantianxia Technology CO. LTD

Publisher : Facebook,Instagram,Korean Food Recipes - 10k Recipes,YouCam Nails - Manicure Salon for Custom Nail Art,30 Day Fitness Challenge - Workout at Home,Blue Light Filter - Night Mode, Night Shift

Total creative ads during the time period : 4,065

Duration : 425

Popularity : 274,365

Check ASO Keywords of 小說快讀

2. 小說快讀’s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what is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is the most important part of our marketing. Only when we fully understand the overall situation of our competitors and the market can we make accurate judgments.

Before advertising, we usually use various tools, such as SocialPeta, to check the details of competitors' ads. In this report, we will analyze the recent advertising performance of advertiser 小說快讀 in detail to understand its advertising strategy.

Trend of Category

There are many types of creatives. We mainly analyze the trend of the ad creative category of 小說快讀 in the recent period. As of 2021-03-15, among the 小說快讀‘s ad creative, the Html category's proportion is 0.0%, Video category's proportion is 0.0%, Playable Ads category's proportion is 0.0%, Image category's proportion is 100.0%, Carousel category's proportion is 0.0%.

Ad Network Analysis

The network that SocialPeta monitors can cover almost all mainstream channels in the world. Understanding the competitor's advertising channels is the first step in marketing work. According to the analysis of SocialPeta, we can see that in the date of 2021-03-15, 小說快讀's the proportion of networks impressions are placed like this:

Facebook's proportion is 25.0%,

Audience Network's proportion is 25.0%,

Instagram's proportion is 25.0%,

Messenger's proportion is 25.0%,

's proportion is .

In the date of 2021-03-15, 小說快讀‘s network with the most ads is Facebook and its proportion is 25.0%.

3. Top 3 Ad Creative Analysis of 小說快讀

This is the detailed information of the top three ad creatives with the best performance among all ad creatives of 小說快讀. We can see some advertising trends.

Top 1 Ad Creative of 小說快讀

Ad Details :

Headline :戰爺表示很無奈:自己調教出來的小狐狸,既然調教無方,那隻能一條路摸黑寵到底!

Text :洛詩涵用了兩輩子都沒能捂熱戰寒爵的心,索性頂著草包頭銜,不僅設計了他,還拐了他的兩個孩子跑路。惹得戰爺肺氣炸裂。 ---------------------------------------------- 下載app在書城搜索書號:00266就可以找到完本小說哦! ----------------------------------------------  “我們離婚吧。”   矜貴高傲的男人,目光不帶任何感情的婢睨著面前的小女人。   “我會給你補償。你要錢,要工作,甚至是給你母親最好的醫生,這些我都可以幫你。”他淡淡然道。   洛詩涵拼命的隱忍著眼底的淚光。   當初戰寒爵的未婚妻逃婚,為了應付各大媒體,臨時將她抓來做了替補新娘。他以為她是不能抵擋戰太太這個稱謂的誘惑。只有洛詩涵自己知道,她嫁給他,只是想成全自己那顆愛他兩世的心。   她有多愛他,他永遠都不會知道。    “我嫁給你,不是為了錢。”在他面前,因為愛得太深沉,以至於總是很卑微。   男人那雙幽邃的眼眸染上一抹嘲諷的笑意。   素不相識的兩個人結婚,不是為錢還能為了什麼。   “我耐性有限。若是你沒有特殊的要求,明日我便讓律師帶著離婚協議書過來找你。”男人將咖啡一飲而盡,然後將咖啡杯放在桌上,轉身上樓去了。   洛詩涵的目光落到咖啡杯上,怯弱的臉龐漸漸浮出一抹不甘和倔強。   風過留聲,雁過留痕!   曾經撕心裂肺的愛他兩次,不甘心就這樣落幕退場。   半個小時後。   洛詩涵上樓。   “老公!”她拘謹的站在門口,怯怯的喊道。   戰寒爵目光凝焦在文件上,聽到她的這聲“老公”,不由詫異的抬頭,深沉的目光注視著她。 結婚一年,他從不許她叫他老公,她一直遵照的很好,沒想到快離婚了,她的膽子卻狂了起來。   “說。”   洛詩涵道,“我可以離婚。房子和錢我都不要,我只想要個孩子。”聲音雖輕,卻透著一股子倔強。   戰寒爵眼角微微一挑,呵,看起來膽子是變大了不少。   “我和你。不可能。”語氣裡透著嫌惡。   洛詩涵估摸著時間,她在他的咖啡裡下了足量的藥物,要不了多久,藥性就該發作了吧。   “我們好歹夫妻一場,就算是劇終人散,我也得撈點利息走吧!”洛詩涵豁出去了,挺直脊梁,卑微的態度變得強硬起來。   戰寒爵眉頭輕挑,很好,小綿羊終於露出狐狸尾巴了。   “洛詩涵,不要跟我玩欲擒故縱的遊戲。我給你的價格不會委屈你。如果你太貪婪,你將會一無所有——”   “戰爺,我說過我不要錢。”洛詩涵再次強調道,態度決絕,目光定定的看著他,“我要藉你身上一樣東西。”   “什麼。”戰寒爵蹙眉,有些不耐。這時,他忽然感覺身體有些異常的燥熱。   “洛詩涵,你竟敢給我下藥。” 戰寒爵頓時明白她的意圖,俊臉驀地沉了下去,彷彿籠罩著千年不化的積雪。   洛詩涵神色恬靜,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她輕抿薄唇,不慌不忙的將自己剝得乾乾淨淨,走上前貼了上去......   戰寒爵明明想抗拒的,可是身體的強烈需求讓他強勢的將她擁入懷裡。   封印在身體內的魔鬼,叫囂著將他從黑暗的谷淵帶到雲霄頂端。   春宵一夜,蝕骨糾纏。 ......   清晨,熹微晨光透過米黃色的輕紗撒落到房間的大理石地板上。   床上,男人睜開惺忪的眼睛,一張冰雕般的俊臉上透著矜貴迷人的氣息。   昨晚和洛詩涵翻雲覆雨的畫面強勢載入腦海,戰寒爵一個激靈坐起來。 掀開被褥,白色的床單上,幾滴血跡如綻放的雪蓮花,妖冶瑰麗的開在眼前。   戰寒爵的臉色瞬間冷戾。 該死,洛詩涵竟敢算計他。   修長勻稱的長腿落地,披上浴袍的時候,不小心將床頭櫃的什麼東西掃落在地上。 戰寒爵彎腰撿起來,是一張銀行卡和一張娟秀的留言。   “銀行卡里的錢是昨晚的酬勞。從此你我各不相欠!再見!”   男人本就陰鷙的俊臉浮出一抹猙獰的表情。   “洛詩涵!”醇厚的大提琴音劃破長空,帶著炸裂的火氣,震得整棟樓似乎都搖顫起來。   她當他是出來賣的嗎。   竟然用他的錢來侮辱他。   戰寒爵修長如玉的手指捲曲握緊,因為用力而失去血色。 “洛詩涵,你最好祈禱自己別落到我的手上!”   ......   城東,一家僻靜的出租屋裡。 洛詩涵躺在簡易的布藝沙發上,手裡咬著蘋果,眼睛卻盯著電視屏幕上。   主持人端起她的黑白照片,一本正經的講述著: “戰家少奶奶洛詩涵於數日前離家出走,所有電子監控設備都沒有錄下她的行踪,全城酒店旅館也沒有她的身份證記錄檔案。若有知情人士知道她的下落,請撥打節目熱銷電話,賞金一百萬。”   洛詩涵憤憤的將蘋果核扔到電視上。 “我還沒死呢。戰寒爵你用一張遺照來尋人,你什麼意思。”   隨即又浮起一抹嘚瑟的笑意,“想抓我,下輩子吧!” 洛詩涵撫摸著自己那張和遺照大相徑庭的臉龐,自信非凡道。   戰寒爵只知道她是洛嚴的私生女,自幼在落後山村里長大,所以心裡壓根就瞧不起她,認定她是無知,粗俗的鄉下村姑。   可他不知道,她是活過兩世的人。   前世她是燕城四大世家之一的嚴家長女嚴錚翎,妥妥的學霸,不僅是第一學府網絡安全系的高材生,而且出生豪華世家的她,擁有名媛千金的多才多藝的技能。   她的化妝技術,精湛高超,達到了可以為人易容的地步。 她離開戰家那天,是精心化裝後才離開的,而且成功避開了別墅所有的監控路段。   戰寒爵要找到她,談何容易。   十個月後。 洛詩涵在出租房裡生下三個可愛的寶寶。 望著嬰兒床上粉雕玉琢的寶寶們,兩男一女,洛詩涵陷入了長久的呆怔中。   連續十個月,尋找她的消息一刻也沒有停止過。 戰寒爵那樣驕傲的人,被她算計到如此地步,應該會記仇一輩子。 如果被他抓住,洛詩涵能夠想到自己的下場,恐怕被他丟進大海餵鯊魚,都難解他心頭之恨!   她如今有了孩子,不可能一輩子過著躲躲藏藏的日子。 洛詩涵思忖良久,最終下定決心——忍痛割愛,偷得下半生的安寧。 戰寒爵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禮物——一個剛出世不久的嬰兒。 望著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孩子,戰寒爵俊美如鑄的臉龐上籠罩著一層厚厚的冰霜。 “孩子母親呢。”他咬著牙狠狠的問,眼底漫出陰鷙的凶光。 負責生不負責養的女人,當初有什麼資格向他借精生子。 “對不起,孩子的母親因為難產,死在醫院了。”來人回答道。 戰寒爵身體微凝,卻是一句話也沒有說出口,良久,狠厲的眼神夾雜著濃烈的質疑,“死了。” 那人悲戚的點點頭,拿出手機,將洛詩涵的遺容遞到戰寒爵眼皮下。 “戰先生,這是我們為她拍的遺照。戰先生如果需要的話我就傳給你——” 戰寒爵的目光情不自禁的掃過手機屏幕,女人那張彷彿吹爆的氣球,青腫的臉龐慘白如鬼,雙眸瞪得大大的,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樣。 不是洛詩涵又是誰。 擁有潔癖強迫症的戰寒爵看到洛詩涵的死相,所有的同情憐憫都蕩然無存。 “不用了!告訴我她葬在哪裡。” “岐山公墓六七四號。” 戰寒爵便抱著孩子匆匆進屋了。 不遠處,洛詩涵透過茶色車窗,目送著他挺拔如山的背影離去,眸子裡閃爍著酸澀。 即使聽聞到她的死訊,他也是波瀾不驚的表情。 就因為他不愛她,不在乎她,所以她才能輕而易舉的瞞混過關。 她對他,該死心了。 兩輩子的炙熱愛戀都得不到他的心,何必再強求。 ...... 五年後。 首都機場外。 洛詩涵推著行李箱走在前面,她戴著鴨舌帽,巨框墨鏡,還有深色口罩。 巴掌大的臉遮蓋的嚴嚴實實,看起來十分滑稽。 身後,跟著兩個長得無比精緻的孩子。 五歲的孩子,卻有超越同齡人的身高。 男孩穿著肩膀上刺繡雙翼的紅色運動服,黑色休閒褲,黑色耐克鞋。腳下的滑板車被他駕馭得猶如與他渾然天成一體似得。 而旁邊的女孩,扎著雙馬尾,穿著桃紅的公主裙,粉雕玉琢的臉龐,美得宛若遺落凡塵的小精靈。 兩個孩子都像是從二次元里走出來的王子公主。 一路上都收穫著路人的注目禮和不絕的讚嘆聲。 “哇,好漂亮的孩子,他們是童星嗎。” “什麼樣的父母,才能生出這種神仙顏值的寶貝。” 洛梓寒和洛梓童似乎對這些的場景早已司空見慣,他們朝眾人擺出迷死人不償命的酷帥六連拍,與路人愉悅的互動起來。 “我叫洛梓寒,是哥哥。” “我叫洛梓童,是妹妹。” 洛詩涵聽到自己的雙胞胎孩子又開始了,再也不能淡定的走在前面,轉身扯起嗓門教育道。 “寒寒,童童,你們就不怕被人販子給拐走嗎。見人就報自己的名字。生怕別人不知道你們叫什麼似得!” 兩個小朋友追上媽媽,哥哥望著一臉黑的洛詩涵,撅起小嘴對洛詩涵說,“媽咪,你把自己裝在套子裡是什麼意思。想當別里科夫嗎。” 洛詩涵有些心虛,她這樣裝扮是怕戰寒爵認出她來。 畢竟五年前她設計了他,還對他謊報死訊,現在忽然活生生的出現在他面前,他不弄死她才怪呢。 如果不是她的母親病危,臨死前想見女兒和外孫最後一面,她也不會冒著危險回到這個熟悉的城市。 洛詩涵支吾道,“你懂什麼,這叫潮流。是一種時尚。” 瞥到自己的雙胞胎寶貝竟然摘下了墨鏡,洛詩涵正色道,“把墨鏡戴上。” 兩個寶貝認命的掏出墨鏡,戴上。 哥哥寒寶小大人似得嘆氣道,“有一種酷帥,是媽咪覺得你很酷帥。” 洛詩涵見他們戴上墨鏡後,遮擋了那雙標識性極強的眼睛,才鬆了口氣。 母子三個人戴著同框墨鏡,手拉著手,排成一字型齊整整的向機場出口走去。 洛詩涵一邊走一邊教育兩個小寶貝:“國內治安不好,人販子特別多,你們千萬不能亂跑......” 此時,機場出口。 戰寒爵正迎面走來,頎長挺拔的身影就這樣猝不及防的映入洛詩涵的眼簾。 洛詩涵的心就快跳出嗓子眼......話鋒一轉,“特別是那些穿西裝打領帶,長得人模狗樣的男人,說不定就是衣冠情獸。你們看對面走過來的那個男人,看起來玉樹臨風,內心其實狠猥瑣,很有可能是人販子,以後看到這種男人有多遠躲多遠。知道嗎。” 洛詩涵正尋思著如何躲過戰寒爵時,戰寒爵忽然抬眸,沖她莞爾一笑。 洛詩涵杵在原地,整個人石化了。 不會吧,五年不見戰寒爵轉性了。萬年不變的冰山臉竟然會笑了。 而且是衝著她笑。 難道,這分開的五年,他終於醒悟,知道她的好了。 “戰寒爵!”一道婉約的女聲粉碎了洛詩涵不切實際的幻想。 戰寒爵從她身邊掠過,因為被她們母子三人擋住了去路,戰寒爵被迫繞了一個彎。讓他本來舒展的眉頭蹙起來。 洛詩涵幾不可聞的嘆口氣,也是,這傢伙怎麼可能對她笑呢。 他一直很討厭她。 “媽咪,這個叔叔好好看啊,他怎麼可能是人販子呢......”童童雙眼冒著紅心,軟萌無比道。 “你懂什麼,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洛詩涵壓低聲音道。 一邊拉著孩子快速離去。 走出機場出口時,洛詩涵沒忍住回眸一望——就看到戰寒爵與艷麗絕俗的美人相視而笑。 戰寒爵還主動替她接過行李,溫柔體貼的樣子是洛詩涵以前從未見的。 “渣男!”洛詩涵在心裡憤憤的說道。 她想不明白,那種胸大無腦的女人有什麼好,保養得跟瓷器似得,一碰就碎。 哪有她這種上房能揭瓦,下地能揍鼠,上得廳堂下得廚房,能生能養,宜家宜室的多功能合一的女人實用。 洛詩涵站在路邊打車時,戰寒爵和那個妖嬈的年輕女人並肩走了過來。   “讓開。” 男人低沉的嗓音宛若大提琴般醇厚,讓人聽了耳朵能懷孕。 只是,帶著幾分久居高位者的威嚴。   洛詩涵這才發現,她和孩子們站在一輛勞斯萊斯銀天使的車頭面前,擋住了他們的路。   洛詩涵一手拖著行李箱,一手拉著孩子,本來看到戰寒爵就顯得手慌腳亂,撤退的動作稍微遲鈍了一些—— 那妖嬈的女人便諷刺道,“有的人啊,不知道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非要將自己裝進套子裡。作為媽媽自己戴墨鏡也就算了,這麼小的孩子戴墨鏡走路,不怕走路絆著嗎。”   洛詩涵氣不打一處來,心想老娘如果不是為了躲避這個瘟神,至於裝扮成這樣嗎。   然而聽到這話,一旁的童童不樂意了,在她眼裡,媽咪永遠都是對的。 誰要是敢說媽咪的壞話,童童立馬從天使寶寶馬上化身惡魔。   此刻,童童便猛地朝那個女人撞去。   她的墨鏡,不小心就落到地上。   女人敏捷的閃避後退,童童小小的身體便撞到戰寒爵的懷裡。 童童揮著粉拳就捶打戰寒爵,奶兇奶兇的說道:“我媽媽是怕我們被你這種人販子給拐走了,才讓我們戴墨鏡保護好自己的。不許你們這些壞蛋說我媽咪的壞話,我媽咪是全世界最好的媽咪。” 戰寒爵抬眸冷冷的看著洛詩涵,“是你告訴她我是人販子的。” 面對戰寒爵的質問,洛詩涵大腦瞬間缺氧。 她的答案當然是肯定的,她覺得他比人販子還恐怖。 如果戰寒爵知道童童是他的女兒,他會光明正大的討要孩子的撫養權。   洛詩涵不敢說話,怕戰寒爵聽到自己的聲音認出了自己。   不說話,便是默認了。 戰寒爵臉色一沉,這個女人竟然誹謗他是人販子。   “有你這樣亂教孩子的嗎。”   洛詩縮成鵪鶉似得,不過她懶的理戰寒爵,此刻她的腦袋瓜子快速運轉著。   童童長得像她,所以戰寒爵可能沒有認出她。 可是寒寒卻是戰寒爵的縮小版,絕不能讓寒寒暴露自己。   洛詩涵將寒寒護在懷裡,雙手緊緊的抓著寒寒的雙臂,就怕寒寒也像童童那樣失控。   戰寒爵將童童推開,嫌惡的拍了拍被童童碰過的地方。然後為那個女人紳士的打開後排座車門,兩個人上了車,揚長而去。   被洛詩涵摟在懷裡的寒寒望著勞斯萊斯的車牌號,牢牢的記在心裡。   這個叔叔,竟然長得跟他一模一樣耶。   “媽咪——你剛才為什麼不說話。”童童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以前若是她被別人欺負了,媽咪一定會衝上去教訓那些欺負她的人。   “媽咪你今天就像一個慫蛋。”兒子寒寶摘了墨鏡,白了一眼一言不發的洛詩涵。   洛詩涵無語望天,她竟然被兩個孩子給嫌棄了。   戰寒爵果真是她的剋星,他一出現,就讓孩子對她的崇拜值直線下降。   這個瘟神果然碰不得。   洛詩涵打了一輛的士,向城北三環母親居住的錦繡城小區奔去。 ......   奢華大氣的勞斯萊斯車內。   戰鳳仙抱著雙手,目光卻落到窗外那幾個戴著墨鏡的“奇葩”身上,直到他們打車離去。   剛才事發突然,戰鳳仙沒有往心裡去。 再次見到那個小女孩時,她腦海裡閃過一張熟悉的臉龐。   “大哥,剛才那個小女孩,你有沒有覺得她看起來有些眼熟。她的眉眼看起來就像——大嫂一樣!”   戰寒爵的手握著方向盤,漫不經心的應道,“大嫂,你哪裡來的大嫂。”   “大哥,你可別忘了你是有婚史的男人啊!”戰鳳仙提醒他。   戰寒爵的腦袋裡閃過洛詩涵的臉龐,那張臉與剛才那位小女孩重疊起來。 刺啦一聲,勞斯萊斯戛然而止。   洛詩涵。那個讓他恨得牙癢癢的女人。   戰鳳仙因為慣性向前面撞去,額頭撞在背靠上發出哀嚎一聲。 “大哥,我可是你的親妹,你把我撞出什麼問題了你得養我一輩子!”   勞斯萊斯停在路旁,戰寒爵衝出車門,目光如炬的往剛才的地方瞥去。   戰鳳仙搖下車窗,有氣無力的對戰寒爵道,“別看了,我剛才看到他們打車走了。我們往南,她們往北,你掉轉頭也追不上她了。”   戰寒爵坐回駕駛座上,關上車門。   戰鳳仙很是激動道,“大哥,所以剛才那個女人,真的是大嫂。”   戰寒爵將後視鏡搬到自己的正前方,戰鳳仙透過後視鏡,看到戰寒爵冷沉的冰山臉。   戰鳳仙忍不住失笑,“也只有大嫂,才有本事讓你氣得抓狂。哦,對了,她剛才還誹謗你是人販子哦。”   戰寒爵思忖著,這確實是洛詩涵那種女人能做得出來的事情。   只不過,男人的理性思維和女人的感性思維終歸是不同的,戰寒爵蹙眉,思索著洛詩涵出現的概率問題。   “不可能是她,她已經死了五年了。”話雖然這麼說,可是不知為什麼心裡隱隱的帶著一抹焦躁。 “大哥,你不覺得大嫂死得很蹊蹺嗎。我們誰也沒有見過她的遺容,單憑一張遺照不能證明她已經死了,你想,現在的ps技術多麼硬核啊。”戰鳳仙道。   “當年我四處派人找她,她若是沒死,我們的人沒道理找不到!”戰寒爵踩了油門,發動引擎,呼嘯而去。   戰鳳仙揪起眉頭想了許久,“雖然戰家的追踪系統很厲害,可是說不定大嫂就是那條漏網之魚呢。”   戰寒爵冰寒道,“你太抬舉那個鄉下來的私生女了。”   戰鳳仙道,“雖然大嫂是農村來的,可是我總覺她既然當年能成功算計你,說明還是很厲害的。”   聞言,戰寒爵握著方向盤的手因為用力而顯得蒼白。  半個小時後。   勞斯萊斯停在岐山公墓的門口。 戰鳳仙透過玻璃窗看到“岐山公墓”四個大字,頓時花容失色。   她此次回國的目的是為了探望病重的奶奶,難道奶奶她已經......   “奶奶在這裡。”戰鳳仙聲音哽咽。   戰寒爵糾正道,“是洛詩涵。”   “大嫂。原來大嫂葬在這裡啊。”   戰鳳仙鬆了口氣,隨即疑惑道,“今天又不是清明節,你還來看大嫂。”   下一秒,戰鳳仙忽然激動的叫起來:“我就知道你對大嫂還是有感情的!要不然怎麼可能生出戰夙那種變態的天才寶貝來。”   戰寒爵已經邁開大長腿,向那高高的台階走去。台階兩邊,種植著大片的青松柏樹。 聽到戰鳳仙的話,戰寒爵身子一頓,清風裡飄來他陰測測的聲音,“戰夙是意外,與愛無關!”   戰鳳仙咂咂嘴失落道,“這樣的意外為什麼不多來幾次。大哥的基因那麼優秀,沒有多生幾個寶貝真是暴殄天物。”   “不會每個孩子都像戰夙那麼走運,沒有遺傳到他母親的劣質基因。”提到戰夙,戰寒爵冰冷的俊臉有了一絲溫度。   他的兒子戰夙,不僅長得像他,更是遺傳了他的天才基因。 五歲的孩子,已經是世上頂端的黑客。   戰鳳仙雖然也喜歡侄子,可是看不慣戰寒爵那副恃才傲物、唯我獨尊的臭模樣。 所以毫不客氣拆台,“是,遺傳了你所有的優點,也遺傳了你所有的缺點。媽媽說他比你小時候還高冷話少,擔心他是不是得了自閉症。”   “話少不好嗎。”戰寒爵從來不覺得兒子有什麼問題。   戰鳳仙繞是無奈的嘆口氣,“你是沒有見過其他孩子!愛哭愛笑愛鬧——才有童真。”   戰寒爵莫名其妙的就想起機場出口遇到的那個小女孩。 “剛才就遇到了。小女孩除了長得可愛,毫無可取之處。如果這就是你說的童真,戰夙不要也罷!”   說完,戰寒爵的目光便投向公墓群裡尋找目標墓碑。   聽到戰寒爵的話,戰鳳仙也懶得與他爭執。   “大嫂的編號是多少。”戰鳳仙問。   “六七四。”戰寒爵脫口而出。   “六七四。你去死。”戰鳳仙吐槽,“大嫂可真夠倒霉的,竟然抽到這麼悲催的編號。”   戰鳳仙沒看到,戰寒爵頎長背影驀地一頓。俊美如鑄的臉龐立刻籠罩著一層陰霾。   周遭的氣壓似乎都降低了不少。   六七四。   你去死。   竟然有這層含義。   這數字是巧合還是人為的安排。   若非巧合,便是洛詩涵那死女人故意裝死,導演了一出金蟬脫殼的戲碼騙了他。   等戰寒爵找到真正的六七四編號的公墓時,看到墓碑上雕刻著的名字時,戰寒爵徹底僵住。   果然,他被洛詩涵耍了!   墓碑上鐫刻著一列龍飛鳳舞的字體:嚴錚翎之墓!   嚴錚翎,怎麼會是她。   戰鳳仙走過來,看到墓碑上的“嚴錚翎”三個字時,沒忍住嚷嚷起來。   “大哥,是錚翎姐哎。”   戰寒爵直勾勾的望著墓碑,對於洛詩涵的墓碑怎麼變成了錚翎的墓碑,他覺得匪夷所思。   嚴錚翎可是腹藏詩書氣自華的大家閨秀,洛詩涵卻是鄉下來的私生女。 兩個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人,怎麼會是同一個墓碑。  “大哥,六七四是錚翎姐的墓地,那我的大嫂葬在哪裡呀。”戰鳳仙迷迷糊糊的問。   戰寒爵眉眼漫出一抹冷笑,“我想她還沒死,不過離死也不遠了。” 等他抓到她,一定讓她死得透透的。   戰寒爵又對著墓地發了一會呆,眸光裡似有留戀和不捨。 良久後才起身離去。   回到車上,戰寒爵給他的助理撥打了一個電話出去。 “想辦法讓病人黃志秀的家屬盡快將她轉移到寰亞醫療中心來!”   電話那頭,助理官曉明顯呆怔了許久。 黃志秀是已故少奶奶的母親。   他記得當日他發現少奶奶的母親時,曾經請示過總裁,當時總裁大人的原話是:我出錢給她治病,不過以後我不想再聽到有關她的任何消息。 ” 怎麼這麼快,總裁就親自插手了。   “是。”官曉應道。   掛了電話,戰寒爵的唇角勾出一抹冷笑。   戰鳳仙打了一個寒戰,看到戰寒爵那詭譎的表情,她就知道,洛詩涵要倒大霉了。 ......   洛詩涵在錦繡城安頓下來。   當天晚上,洛詩涵接到母親所在的醫院的電話。 對方告知她,因為母親病情突發加重,建議她盡快將母親轉移到寰亞醫院的腎臟內科。   寰亞醫院,那可是戰寒爵的產業。   洛詩涵頓時失了神。   她原來是打定主意一輩子不踏入戰寒爵的領域的,可如今才知道,世事難料!   不過,戰寒爵也未必還記得她。   洛詩涵心存僥倖心理,鼓起勇氣,決定還是去一趟寰亞醫院。   第二天。 為保險起見,洛詩涵改變一貫的淑女風,留起殺馬特的造型。 梳著一頭臟辮兒,畫上新潮的妝容,黑色眼影,誇張的姨媽色口紅塗到唇線以外。然後戴著滑稽的圓框墨鏡,這才打了車去了寰亞醫療中心。   當洛詩涵將母親的病例投遞給掛號醫生時,掛號醫生別有深意的看了眼洛詩涵,然後鼠標輕輕一點......   戰寒爵的手機忽然響起警笛鳴叫聲,他幾乎是立刻抓起一旁的手機。 看到手機屏幕上顯示的消息後,那張性感魅惑的薄唇勾出一抹邪肆的孤度。   “洛詩涵,我看你往哪兒跑!” 寰亞醫療中心。 戰寒爵率先來到監控室,剛走進去就有個年輕男子迎上來,向他匯報導: “戰少,病人的資料在二十分鐘前進入了我們的系統,按照您的吩咐,已經對投遞資料的人進行了全程電子眼跟踪。可是你看,這個女人與您提交的照片看起來大相徑庭. .....”   戰寒爵的目光鎖在電腦屏幕上,那個年輕男子動了動鼠標,屏幕上就出現了一個打扮得十分殺馬特的女人。   戰寒爵蹙眉,目光認真的審視著那個梳著一頭臟辮子,塗著血盆大口,畫著貓眼影的女人,努力的抑制住內心的不適。   “鏡頭拉近!”戰寒爵命令道。   洛詩涵的臉龐被放大在屏幕上,高清的畫面,讓人更加清楚的辨識出她的臉。   可是依然毫無破綻——   戰寒爵的眼神微瞇。 當年洛詩涵是怎樣逃出他布下的天羅地網的。   她是如何躲過全球通緝的或許他不知道,可是她最後那招假死卻玩得非常高明。   想到自己曾經敗給洛詩涵那樣平凡的女人,戰寒爵的自尊心就覺得受到奇恥大辱了一般。   “官曉,把她綁到本少爺面前來。”戰寒爵菲薄的唇勾出邪獰的冷笑。   “是。”官曉離去。 ......   洛詩涵坐在走廊的長椅上,焦躁不安的等待著醫師下最後的判決。 她也不明白為什麼,醫師對於她母親的入院申請有那麼多莫名其妙的託辭。   一會說她母親的指標有問題,一會說寰亞病人太多沒有多餘的床位,然後讓她去外面稍等——   為了母親的病能夠得到及時有效的治療,洛詩涵只得委曲求全的在這裡等待結果。   忽然,幾名戴著墨鏡穿著黑色制服的男人朝她走來。 洛詩涵預感不料,剛要站起來開溜時,狹長走廊的另一頭,也冒出來幾個同樣裝扮的男人。   “小姐,麻煩你跟我們走一趟。”官曉取下墨鏡,禮貌性的笑意。   洛詩涵這才明白,她來到寰亞就是自投羅網的。   “你們是什麼人。我憑什麼跟你們走。”洛詩涵故作鎮定道。   官曉很官方的提醒道,“小姐不要逼我們動手。我們的人動作粗魯,一不小心可能就把小姐的胳膊腿兒卸掉了。”   這是赤果果的威脅啊。 可是洛詩涵知道,戰寒爵身邊這群保鏢是說一不二的人。   於是她乾脆放棄抵抗,跟著官曉走。   休息室門口,洛詩涵磨蹭著不願進去,官曉打開門,將她推了一把,洛詩涵就踉蹌著往前走了幾步,不偏不倚,剛好站在戰寒爵面前。   戰寒爵坐在黑色搖椅上,與他的黑色西服渾然一體,都透著矜貴的傲然氣息。 從洛詩涵進來,他的目光就一直鎖在她的臉上。   “那邊的水槽,去把臉洗乾淨再過來。”戰寒爵對她強勢命令道。   看到他一副傲慢的態度,洛詩涵的火氣瞬間就被勾出來了。   “先生,愛美是女人的天性,你這樣的要求顯得很無理而且很沒有禮貌。”她故意裝傻充楞。   戰寒爵忽然傾身向前,語氣惡劣:“對不起,我get不到你的美。”   呃——   “花有百樣紅,人與人不同。只能說你的審美觀太小眾化。”洛詩涵紋絲不動。   “你不想洗沒關係,我讓我的人幫你洗。”戰寒爵的聲音溫潤如玉,然而洛詩涵聽了卻冷到了骨髓處。   “不用!”洛詩涵站起來,“洗就洗。”   她憤憤然走到水槽邊,擰開水龍頭,將冷水撲在臉上,隨便洗了幾下,走到戰寒爵面前。 “洗了。”   戰寒爵望著那張毫無變化的花臉,蹙眉,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那花花綠綠的顏色,“這是防水油漆。”   即使摸過那花花綠綠的妝容,可是他的手指頭依然十分乾淨。 “給你三分鐘時間,立刻,馬上,把你這張臉弄乾淨。否則,我會讓我的人幫你脫層皮——”那聲音冷得好像要把洛詩涵給裝進冰棺供人瞻仰一樣。   洛詩涵一屁股坐在他對面的沙發上,硬著頭皮道,“洗不掉。”   “來人!”   大門被打開,從外面走進來一群彪悍的男人,分成兩排站在她的左右。   洛詩涵瞠目結舌,說話開始結巴起來,“不......就是......卸個妝嘛,至於......勞師動眾嘛。”   戰寒爵遞給他們一個眼色,幾個人高馬大的男人便粗魯的朝洛詩涵伸出手。有人掐著洛詩涵的脖子,洛詩涵頓時呼吸不順。   另一人拿起一瓶卸妝水,往洛詩涵臉上噴去。刺得洛詩涵的眼睛生疼。   還有人拿出一把牙刷,在洛詩涵臉上刷洗。   最後一人拿了一瓶礦泉水,往洛詩涵的臉上澆去。   “都是文明人,幹嘛跟沒進化的野蠻猴子一樣。”洛詩涵嘴上不停歇,氣的大罵道。   在男人們粗魯的招待下,洛詩涵的臉慢慢的顯山露水。   戰寒爵望著那張愈來愈熟悉的臉龐,冰山臉龐扯出猙獰的表情。   “洛——詩——涵!”   男人們卸完妝,終於放過了洛詩涵,井然有序的離去。   洛詩涵此刻跟只落湯雞似得,臉上濕漉漉的,身上的棉麻裙子也是半濕不透的。除了狼狽不堪,還是狼狽不堪。   “我就是洛詩涵,你有本事咬我啊!”氣急敗壞的洛詩涵衝著戰寒爵揮舞著拳頭,她真的是氣到了極點。   戰寒爵這個人,五年前不懂得憐香惜玉,五年後更不懂憐香惜玉。   戰寒爵望著氣急敗壞的洛詩涵,眼底漫出一抹冷笑。 這女人以前溫順乖巧得就跟木偶一樣,索然無味。 沒想到本質是個腹黑的烏賊精! “咬你。我嫌髒。”戰寒爵淡定挑眉。   他從黑色的真皮轉椅上走下來,一步步逼近洛詩涵,憑藉他一米八五的傲人身高,居高臨下的俯視著洛詩涵。   “洛詩涵,五年前的帳怎麼算。”戰寒爵陰森森的問。   提到五年前的事情,洛詩涵自然而然就想起自己酒壯慫人膽的那個夜晚。 她給這傢伙下了藥,然後......   “我、我給你酬勞了!”洛詩涵試圖和資本家講道理。   戰寒爵的臉上佈滿一道道黑線,更加黑沉。   “我給你十倍酬勞,讓你陪男人睡一覺,如何。”戰寒爵伸手捏住她瘦削的下巴,憤怒讓他如沉睡的雄獅甦醒。   洛詩涵看到他猩紅的眼睛,如同對待獵物一樣,嚇得渾身縮緊。   “你想怎樣。”   戰寒爵的手指滑到她的領口,揪著那棉麻裙子用力一扯,織物撕拉的破碎聲響起。 “洛詩涵,當年你怎麼羞辱我的,今天我要加倍讓你補償我。”惡魔的聲音在耳朵邊低吟,“說吧,你喜歡什麼樣的男人。我可以滿足你。一個不行,兩個也可以。”   洛詩涵覺得自己的每根神經都被他的憤怒給凍結,他說出的每句話,帶著報復的痛快,卻像刀子一樣一刀刀剜著她的肌膚。   “我也要讓你嚐嚐被不喜歡的人上是什麼滋味!洛詩涵,你竟敢算計我,今天我就讓你知道算計我的下場!”   洛詩涵被他扔到沙發上,他高大的身軀壓著她,偏偏還要掐著她的下巴,強迫她抬頭正視他。  ---------------------------------------------- 由於字數限制,就更新到這裏啦,下載app在書城搜索書號:00266就可以找到後續內容哦! ----------------------------------------------

Top 2 Ad Creative of 小說快讀

Ad Details :

Headline :戰爺表示很無奈:自己調教出來的小狐狸,既然調教無方,那隻能一條路摸黑寵到底!

Text :洛詩涵用了兩輩子都沒能捂熱戰寒爵的心,索性頂著草包頭銜,不僅設計了他,還拐了他的兩個孩子跑路。惹得戰爺肺氣炸裂。 ---------------------------------------------- 下載app在書城搜索書號:00266就可以找到完本小說哦! ----------------------------------------------  “我們離婚吧。”   矜貴高傲的男人,目光不帶任何感情的婢睨著面前的小女人。   “我會給你補償。你要錢,要工作,甚至是給你母親最好的醫生,這些我都可以幫你。”他淡淡然道。   洛詩涵拼命的隱忍著眼底的淚光。   當初戰寒爵的未婚妻逃婚,為了應付各大媒體,臨時將她抓來做了替補新娘。他以為她是不能抵擋戰太太這個稱謂的誘惑。只有洛詩涵自己知道,她嫁給他,只是想成全自己那顆愛他兩世的心。   她有多愛他,他永遠都不會知道。    “我嫁給你,不是為了錢。”在他面前,因為愛得太深沉,以至於總是很卑微。   男人那雙幽邃的眼眸染上一抹嘲諷的笑意。   素不相識的兩個人結婚,不是為錢還能為了什麼。   “我耐性有限。若是你沒有特殊的要求,明日我便讓律師帶著離婚協議書過來找你。”男人將咖啡一飲而盡,然後將咖啡杯放在桌上,轉身上樓去了。   洛詩涵的目光落到咖啡杯上,怯弱的臉龐漸漸浮出一抹不甘和倔強。   風過留聲,雁過留痕!   曾經撕心裂肺的愛他兩次,不甘心就這樣落幕退場。   半個小時後。   洛詩涵上樓。   “老公!”她拘謹的站在門口,怯怯的喊道。   戰寒爵目光凝焦在文件上,聽到她的這聲“老公”,不由詫異的抬頭,深沉的目光注視著她。 結婚一年,他從不許她叫他老公,她一直遵照的很好,沒想到快離婚了,她的膽子卻狂了起來。   “說。”   洛詩涵道,“我可以離婚。房子和錢我都不要,我只想要個孩子。”聲音雖輕,卻透著一股子倔強。   戰寒爵眼角微微一挑,呵,看起來膽子是變大了不少。   “我和你。不可能。”語氣裡透著嫌惡。   洛詩涵估摸著時間,她在他的咖啡裡下了足量的藥物,要不了多久,藥性就該發作了吧。   “我們好歹夫妻一場,就算是劇終人散,我也得撈點利息走吧!”洛詩涵豁出去了,挺直脊梁,卑微的態度變得強硬起來。   戰寒爵眉頭輕挑,很好,小綿羊終於露出狐狸尾巴了。   “洛詩涵,不要跟我玩欲擒故縱的遊戲。我給你的價格不會委屈你。如果你太貪婪,你將會一無所有——”   “戰爺,我說過我不要錢。”洛詩涵再次強調道,態度決絕,目光定定的看著他,“我要藉你身上一樣東西。”   “什麼。”戰寒爵蹙眉,有些不耐。這時,他忽然感覺身體有些異常的燥熱。   “洛詩涵,你竟敢給我下藥。” 戰寒爵頓時明白她的意圖,俊臉驀地沉了下去,彷彿籠罩著千年不化的積雪。   洛詩涵神色恬靜,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她輕抿薄唇,不慌不忙的將自己剝得乾乾淨淨,走上前貼了上去......   戰寒爵明明想抗拒的,可是身體的強烈需求讓他強勢的將她擁入懷裡。   封印在身體內的魔鬼,叫囂著將他從黑暗的谷淵帶到雲霄頂端。   春宵一夜,蝕骨糾纏。 ......   清晨,熹微晨光透過米黃色的輕紗撒落到房間的大理石地板上。   床上,男人睜開惺忪的眼睛,一張冰雕般的俊臉上透著矜貴迷人的氣息。   昨晚和洛詩涵翻雲覆雨的畫面強勢載入腦海,戰寒爵一個激靈坐起來。 掀開被褥,白色的床單上,幾滴血跡如綻放的雪蓮花,妖冶瑰麗的開在眼前。   戰寒爵的臉色瞬間冷戾。 該死,洛詩涵竟敢算計他。   修長勻稱的長腿落地,披上浴袍的時候,不小心將床頭櫃的什麼東西掃落在地上。 戰寒爵彎腰撿起來,是一張銀行卡和一張娟秀的留言。   “銀行卡里的錢是昨晚的酬勞。從此你我各不相欠!再見!”   男人本就陰鷙的俊臉浮出一抹猙獰的表情。   “洛詩涵!”醇厚的大提琴音劃破長空,帶著炸裂的火氣,震得整棟樓似乎都搖顫起來。   她當他是出來賣的嗎。   竟然用他的錢來侮辱他。   戰寒爵修長如玉的手指捲曲握緊,因為用力而失去血色。 “洛詩涵,你最好祈禱自己別落到我的手上!”   ......   城東,一家僻靜的出租屋裡。 洛詩涵躺在簡易的布藝沙發上,手裡咬著蘋果,眼睛卻盯著電視屏幕上。   主持人端起她的黑白照片,一本正經的講述著: “戰家少奶奶洛詩涵於數日前離家出走,所有電子監控設備都沒有錄下她的行踪,全城酒店旅館也沒有她的身份證記錄檔案。若有知情人士知道她的下落,請撥打節目熱銷電話,賞金一百萬。”   洛詩涵憤憤的將蘋果核扔到電視上。 “我還沒死呢。戰寒爵你用一張遺照來尋人,你什麼意思。”   隨即又浮起一抹嘚瑟的笑意,“想抓我,下輩子吧!” 洛詩涵撫摸著自己那張和遺照大相徑庭的臉龐,自信非凡道。   戰寒爵只知道她是洛嚴的私生女,自幼在落後山村里長大,所以心裡壓根就瞧不起她,認定她是無知,粗俗的鄉下村姑。   可他不知道,她是活過兩世的人。   前世她是燕城四大世家之一的嚴家長女嚴錚翎,妥妥的學霸,不僅是第一學府網絡安全系的高材生,而且出生豪華世家的她,擁有名媛千金的多才多藝的技能。   她的化妝技術,精湛高超,達到了可以為人易容的地步。 她離開戰家那天,是精心化裝後才離開的,而且成功避開了別墅所有的監控路段。   戰寒爵要找到她,談何容易。   十個月後。 洛詩涵在出租房裡生下三個可愛的寶寶。 望著嬰兒床上粉雕玉琢的寶寶們,兩男一女,洛詩涵陷入了長久的呆怔中。   連續十個月,尋找她的消息一刻也沒有停止過。 戰寒爵那樣驕傲的人,被她算計到如此地步,應該會記仇一輩子。 如果被他抓住,洛詩涵能夠想到自己的下場,恐怕被他丟進大海餵鯊魚,都難解他心頭之恨!   她如今有了孩子,不可能一輩子過著躲躲藏藏的日子。 洛詩涵思忖良久,最終下定決心——忍痛割愛,偷得下半生的安寧。 戰寒爵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禮物——一個剛出世不久的嬰兒。 望著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孩子,戰寒爵俊美如鑄的臉龐上籠罩著一層厚厚的冰霜。 “孩子母親呢。”他咬著牙狠狠的問,眼底漫出陰鷙的凶光。 負責生不負責養的女人,當初有什麼資格向他借精生子。 “對不起,孩子的母親因為難產,死在醫院了。”來人回答道。 戰寒爵身體微凝,卻是一句話也沒有說出口,良久,狠厲的眼神夾雜著濃烈的質疑,“死了。” 那人悲戚的點點頭,拿出手機,將洛詩涵的遺容遞到戰寒爵眼皮下。 “戰先生,這是我們為她拍的遺照。戰先生如果需要的話我就傳給你——” 戰寒爵的目光情不自禁的掃過手機屏幕,女人那張彷彿吹爆的氣球,青腫的臉龐慘白如鬼,雙眸瞪得大大的,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樣。 不是洛詩涵又是誰。 擁有潔癖強迫症的戰寒爵看到洛詩涵的死相,所有的同情憐憫都蕩然無存。 “不用了!告訴我她葬在哪裡。” “岐山公墓六七四號。” 戰寒爵便抱著孩子匆匆進屋了。 不遠處,洛詩涵透過茶色車窗,目送著他挺拔如山的背影離去,眸子裡閃爍著酸澀。 即使聽聞到她的死訊,他也是波瀾不驚的表情。 就因為他不愛她,不在乎她,所以她才能輕而易舉的瞞混過關。 她對他,該死心了。 兩輩子的炙熱愛戀都得不到他的心,何必再強求。 ...... 五年後。 首都機場外。 洛詩涵推著行李箱走在前面,她戴著鴨舌帽,巨框墨鏡,還有深色口罩。 巴掌大的臉遮蓋的嚴嚴實實,看起來十分滑稽。 身後,跟著兩個長得無比精緻的孩子。 五歲的孩子,卻有超越同齡人的身高。 男孩穿著肩膀上刺繡雙翼的紅色運動服,黑色休閒褲,黑色耐克鞋。腳下的滑板車被他駕馭得猶如與他渾然天成一體似得。 而旁邊的女孩,扎著雙馬尾,穿著桃紅的公主裙,粉雕玉琢的臉龐,美得宛若遺落凡塵的小精靈。 兩個孩子都像是從二次元里走出來的王子公主。 一路上都收穫著路人的注目禮和不絕的讚嘆聲。 “哇,好漂亮的孩子,他們是童星嗎。” “什麼樣的父母,才能生出這種神仙顏值的寶貝。” 洛梓寒和洛梓童似乎對這些的場景早已司空見慣,他們朝眾人擺出迷死人不償命的酷帥六連拍,與路人愉悅的互動起來。 “我叫洛梓寒,是哥哥。” “我叫洛梓童,是妹妹。” 洛詩涵聽到自己的雙胞胎孩子又開始了,再也不能淡定的走在前面,轉身扯起嗓門教育道。 “寒寒,童童,你們就不怕被人販子給拐走嗎。見人就報自己的名字。生怕別人不知道你們叫什麼似得!” 兩個小朋友追上媽媽,哥哥望著一臉黑的洛詩涵,撅起小嘴對洛詩涵說,“媽咪,你把自己裝在套子裡是什麼意思。想當別里科夫嗎。” 洛詩涵有些心虛,她這樣裝扮是怕戰寒爵認出她來。 畢竟五年前她設計了他,還對他謊報死訊,現在忽然活生生的出現在他面前,他不弄死她才怪呢。 如果不是她的母親病危,臨死前想見女兒和外孫最後一面,她也不會冒著危險回到這個熟悉的城市。 洛詩涵支吾道,“你懂什麼,這叫潮流。是一種時尚。” 瞥到自己的雙胞胎寶貝竟然摘下了墨鏡,洛詩涵正色道,“把墨鏡戴上。” 兩個寶貝認命的掏出墨鏡,戴上。 哥哥寒寶小大人似得嘆氣道,“有一種酷帥,是媽咪覺得你很酷帥。” 洛詩涵見他們戴上墨鏡後,遮擋了那雙標識性極強的眼睛,才鬆了口氣。 母子三個人戴著同框墨鏡,手拉著手,排成一字型齊整整的向機場出口走去。 洛詩涵一邊走一邊教育兩個小寶貝:“國內治安不好,人販子特別多,你們千萬不能亂跑......” 此時,機場出口。 戰寒爵正迎面走來,頎長挺拔的身影就這樣猝不及防的映入洛詩涵的眼簾。 洛詩涵的心就快跳出嗓子眼......話鋒一轉,“特別是那些穿西裝打領帶,長得人模狗樣的男人,說不定就是衣冠情獸。你們看對面走過來的那個男人,看起來玉樹臨風,內心其實狠猥瑣,很有可能是人販子,以後看到這種男人有多遠躲多遠。知道嗎。” 洛詩涵正尋思著如何躲過戰寒爵時,戰寒爵忽然抬眸,沖她莞爾一笑。 洛詩涵杵在原地,整個人石化了。 不會吧,五年不見戰寒爵轉性了。萬年不變的冰山臉竟然會笑了。 而且是衝著她笑。 難道,這分開的五年,他終於醒悟,知道她的好了。 “戰寒爵!”一道婉約的女聲粉碎了洛詩涵不切實際的幻想。 戰寒爵從她身邊掠過,因為被她們母子三人擋住了去路,戰寒爵被迫繞了一個彎。讓他本來舒展的眉頭蹙起來。 洛詩涵幾不可聞的嘆口氣,也是,這傢伙怎麼可能對她笑呢。 他一直很討厭她。 “媽咪,這個叔叔好好看啊,他怎麼可能是人販子呢......”童童雙眼冒著紅心,軟萌無比道。 “你懂什麼,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洛詩涵壓低聲音道。 一邊拉著孩子快速離去。 走出機場出口時,洛詩涵沒忍住回眸一望——就看到戰寒爵與艷麗絕俗的美人相視而笑。 戰寒爵還主動替她接過行李,溫柔體貼的樣子是洛詩涵以前從未見的。 “渣男!”洛詩涵在心裡憤憤的說道。 她想不明白,那種胸大無腦的女人有什麼好,保養得跟瓷器似得,一碰就碎。 哪有她這種上房能揭瓦,下地能揍鼠,上得廳堂下得廚房,能生能養,宜家宜室的多功能合一的女人實用。 洛詩涵站在路邊打車時,戰寒爵和那個妖嬈的年輕女人並肩走了過來。   “讓開。” 男人低沉的嗓音宛若大提琴般醇厚,讓人聽了耳朵能懷孕。 只是,帶著幾分久居高位者的威嚴。   洛詩涵這才發現,她和孩子們站在一輛勞斯萊斯銀天使的車頭面前,擋住了他們的路。   洛詩涵一手拖著行李箱,一手拉著孩子,本來看到戰寒爵就顯得手慌腳亂,撤退的動作稍微遲鈍了一些—— 那妖嬈的女人便諷刺道,“有的人啊,不知道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非要將自己裝進套子裡。作為媽媽自己戴墨鏡也就算了,這麼小的孩子戴墨鏡走路,不怕走路絆著嗎。”   洛詩涵氣不打一處來,心想老娘如果不是為了躲避這個瘟神,至於裝扮成這樣嗎。   然而聽到這話,一旁的童童不樂意了,在她眼裡,媽咪永遠都是對的。 誰要是敢說媽咪的壞話,童童立馬從天使寶寶馬上化身惡魔。   此刻,童童便猛地朝那個女人撞去。   她的墨鏡,不小心就落到地上。   女人敏捷的閃避後退,童童小小的身體便撞到戰寒爵的懷裡。 童童揮著粉拳就捶打戰寒爵,奶兇奶兇的說道:“我媽媽是怕我們被你這種人販子給拐走了,才讓我們戴墨鏡保護好自己的。不許你們這些壞蛋說我媽咪的壞話,我媽咪是全世界最好的媽咪。” 戰寒爵抬眸冷冷的看著洛詩涵,“是你告訴她我是人販子的。” 面對戰寒爵的質問,洛詩涵大腦瞬間缺氧。 她的答案當然是肯定的,她覺得他比人販子還恐怖。 如果戰寒爵知道童童是他的女兒,他會光明正大的討要孩子的撫養權。   洛詩涵不敢說話,怕戰寒爵聽到自己的聲音認出了自己。   不說話,便是默認了。 戰寒爵臉色一沉,這個女人竟然誹謗他是人販子。   “有你這樣亂教孩子的嗎。”   洛詩縮成鵪鶉似得,不過她懶的理戰寒爵,此刻她的腦袋瓜子快速運轉著。   童童長得像她,所以戰寒爵可能沒有認出她。 可是寒寒卻是戰寒爵的縮小版,絕不能讓寒寒暴露自己。   洛詩涵將寒寒護在懷裡,雙手緊緊的抓著寒寒的雙臂,就怕寒寒也像童童那樣失控。   戰寒爵將童童推開,嫌惡的拍了拍被童童碰過的地方。然後為那個女人紳士的打開後排座車門,兩個人上了車,揚長而去。   被洛詩涵摟在懷裡的寒寒望著勞斯萊斯的車牌號,牢牢的記在心裡。   這個叔叔,竟然長得跟他一模一樣耶。   “媽咪——你剛才為什麼不說話。”童童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以前若是她被別人欺負了,媽咪一定會衝上去教訓那些欺負她的人。   “媽咪你今天就像一個慫蛋。”兒子寒寶摘了墨鏡,白了一眼一言不發的洛詩涵。   洛詩涵無語望天,她竟然被兩個孩子給嫌棄了。   戰寒爵果真是她的剋星,他一出現,就讓孩子對她的崇拜值直線下降。   這個瘟神果然碰不得。   洛詩涵打了一輛的士,向城北三環母親居住的錦繡城小區奔去。 ......   奢華大氣的勞斯萊斯車內。   戰鳳仙抱著雙手,目光卻落到窗外那幾個戴著墨鏡的“奇葩”身上,直到他們打車離去。   剛才事發突然,戰鳳仙沒有往心裡去。 再次見到那個小女孩時,她腦海裡閃過一張熟悉的臉龐。   “大哥,剛才那個小女孩,你有沒有覺得她看起來有些眼熟。她的眉眼看起來就像——大嫂一樣!”   戰寒爵的手握著方向盤,漫不經心的應道,“大嫂,你哪裡來的大嫂。”   “大哥,你可別忘了你是有婚史的男人啊!”戰鳳仙提醒他。   戰寒爵的腦袋裡閃過洛詩涵的臉龐,那張臉與剛才那位小女孩重疊起來。 刺啦一聲,勞斯萊斯戛然而止。   洛詩涵。那個讓他恨得牙癢癢的女人。   戰鳳仙因為慣性向前面撞去,額頭撞在背靠上發出哀嚎一聲。 “大哥,我可是你的親妹,你把我撞出什麼問題了你得養我一輩子!”   勞斯萊斯停在路旁,戰寒爵衝出車門,目光如炬的往剛才的地方瞥去。   戰鳳仙搖下車窗,有氣無力的對戰寒爵道,“別看了,我剛才看到他們打車走了。我們往南,她們往北,你掉轉頭也追不上她了。”   戰寒爵坐回駕駛座上,關上車門。   戰鳳仙很是激動道,“大哥,所以剛才那個女人,真的是大嫂。”   戰寒爵將後視鏡搬到自己的正前方,戰鳳仙透過後視鏡,看到戰寒爵冷沉的冰山臉。   戰鳳仙忍不住失笑,“也只有大嫂,才有本事讓你氣得抓狂。哦,對了,她剛才還誹謗你是人販子哦。”   戰寒爵思忖著,這確實是洛詩涵那種女人能做得出來的事情。   只不過,男人的理性思維和女人的感性思維終歸是不同的,戰寒爵蹙眉,思索著洛詩涵出現的概率問題。   “不可能是她,她已經死了五年了。”話雖然這麼說,可是不知為什麼心裡隱隱的帶著一抹焦躁。 “大哥,你不覺得大嫂死得很蹊蹺嗎。我們誰也沒有見過她的遺容,單憑一張遺照不能證明她已經死了,你想,現在的ps技術多麼硬核啊。”戰鳳仙道。   “當年我四處派人找她,她若是沒死,我們的人沒道理找不到!”戰寒爵踩了油門,發動引擎,呼嘯而去。   戰鳳仙揪起眉頭想了許久,“雖然戰家的追踪系統很厲害,可是說不定大嫂就是那條漏網之魚呢。”   戰寒爵冰寒道,“你太抬舉那個鄉下來的私生女了。”   戰鳳仙道,“雖然大嫂是農村來的,可是我總覺她既然當年能成功算計你,說明還是很厲害的。”   聞言,戰寒爵握著方向盤的手因為用力而顯得蒼白。  半個小時後。   勞斯萊斯停在岐山公墓的門口。 戰鳳仙透過玻璃窗看到“岐山公墓”四個大字,頓時花容失色。   她此次回國的目的是為了探望病重的奶奶,難道奶奶她已經......   “奶奶在這裡。”戰鳳仙聲音哽咽。   戰寒爵糾正道,“是洛詩涵。”   “大嫂。原來大嫂葬在這裡啊。”   戰鳳仙鬆了口氣,隨即疑惑道,“今天又不是清明節,你還來看大嫂。”   下一秒,戰鳳仙忽然激動的叫起來:“我就知道你對大嫂還是有感情的!要不然怎麼可能生出戰夙那種變態的天才寶貝來。”   戰寒爵已經邁開大長腿,向那高高的台階走去。台階兩邊,種植著大片的青松柏樹。 聽到戰鳳仙的話,戰寒爵身子一頓,清風裡飄來他陰測測的聲音,“戰夙是意外,與愛無關!”   戰鳳仙咂咂嘴失落道,“這樣的意外為什麼不多來幾次。大哥的基因那麼優秀,沒有多生幾個寶貝真是暴殄天物。”   “不會每個孩子都像戰夙那麼走運,沒有遺傳到他母親的劣質基因。”提到戰夙,戰寒爵冰冷的俊臉有了一絲溫度。   他的兒子戰夙,不僅長得像他,更是遺傳了他的天才基因。 五歲的孩子,已經是世上頂端的黑客。   戰鳳仙雖然也喜歡侄子,可是看不慣戰寒爵那副恃才傲物、唯我獨尊的臭模樣。 所以毫不客氣拆台,“是,遺傳了你所有的優點,也遺傳了你所有的缺點。媽媽說他比你小時候還高冷話少,擔心他是不是得了自閉症。”   “話少不好嗎。”戰寒爵從來不覺得兒子有什麼問題。   戰鳳仙繞是無奈的嘆口氣,“你是沒有見過其他孩子!愛哭愛笑愛鬧——才有童真。”   戰寒爵莫名其妙的就想起機場出口遇到的那個小女孩。 “剛才就遇到了。小女孩除了長得可愛,毫無可取之處。如果這就是你說的童真,戰夙不要也罷!”   說完,戰寒爵的目光便投向公墓群裡尋找目標墓碑。   聽到戰寒爵的話,戰鳳仙也懶得與他爭執。   “大嫂的編號是多少。”戰鳳仙問。   “六七四。”戰寒爵脫口而出。   “六七四。你去死。”戰鳳仙吐槽,“大嫂可真夠倒霉的,竟然抽到這麼悲催的編號。”   戰鳳仙沒看到,戰寒爵頎長背影驀地一頓。俊美如鑄的臉龐立刻籠罩著一層陰霾。   周遭的氣壓似乎都降低了不少。   六七四。   你去死。   竟然有這層含義。   這數字是巧合還是人為的安排。   若非巧合,便是洛詩涵那死女人故意裝死,導演了一出金蟬脫殼的戲碼騙了他。   等戰寒爵找到真正的六七四編號的公墓時,看到墓碑上雕刻著的名字時,戰寒爵徹底僵住。   果然,他被洛詩涵耍了!   墓碑上鐫刻著一列龍飛鳳舞的字體:嚴錚翎之墓!   嚴錚翎,怎麼會是她。   戰鳳仙走過來,看到墓碑上的“嚴錚翎”三個字時,沒忍住嚷嚷起來。   “大哥,是錚翎姐哎。”   戰寒爵直勾勾的望著墓碑,對於洛詩涵的墓碑怎麼變成了錚翎的墓碑,他覺得匪夷所思。   嚴錚翎可是腹藏詩書氣自華的大家閨秀,洛詩涵卻是鄉下來的私生女。 兩個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人,怎麼會是同一個墓碑。  “大哥,六七四是錚翎姐的墓地,那我的大嫂葬在哪裡呀。”戰鳳仙迷迷糊糊的問。   戰寒爵眉眼漫出一抹冷笑,“我想她還沒死,不過離死也不遠了。” 等他抓到她,一定讓她死得透透的。   戰寒爵又對著墓地發了一會呆,眸光裡似有留戀和不捨。 良久後才起身離去。   回到車上,戰寒爵給他的助理撥打了一個電話出去。 “想辦法讓病人黃志秀的家屬盡快將她轉移到寰亞醫療中心來!”   電話那頭,助理官曉明顯呆怔了許久。 黃志秀是已故少奶奶的母親。   他記得當日他發現少奶奶的母親時,曾經請示過總裁,當時總裁大人的原話是:我出錢給她治病,不過以後我不想再聽到有關她的任何消息。 ” 怎麼這麼快,總裁就親自插手了。   “是。”官曉應道。   掛了電話,戰寒爵的唇角勾出一抹冷笑。   戰鳳仙打了一個寒戰,看到戰寒爵那詭譎的表情,她就知道,洛詩涵要倒大霉了。 ......   洛詩涵在錦繡城安頓下來。   當天晚上,洛詩涵接到母親所在的醫院的電話。 對方告知她,因為母親病情突發加重,建議她盡快將母親轉移到寰亞醫院的腎臟內科。   寰亞醫院,那可是戰寒爵的產業。   洛詩涵頓時失了神。   她原來是打定主意一輩子不踏入戰寒爵的領域的,可如今才知道,世事難料!   不過,戰寒爵也未必還記得她。   洛詩涵心存僥倖心理,鼓起勇氣,決定還是去一趟寰亞醫院。   第二天。 為保險起見,洛詩涵改變一貫的淑女風,留起殺馬特的造型。 梳著一頭臟辮兒,畫上新潮的妝容,黑色眼影,誇張的姨媽色口紅塗到唇線以外。然後戴著滑稽的圓框墨鏡,這才打了車去了寰亞醫療中心。   當洛詩涵將母親的病例投遞給掛號醫生時,掛號醫生別有深意的看了眼洛詩涵,然後鼠標輕輕一點......   戰寒爵的手機忽然響起警笛鳴叫聲,他幾乎是立刻抓起一旁的手機。 看到手機屏幕上顯示的消息後,那張性感魅惑的薄唇勾出一抹邪肆的孤度。   “洛詩涵,我看你往哪兒跑!” 寰亞醫療中心。 戰寒爵率先來到監控室,剛走進去就有個年輕男子迎上來,向他匯報導: “戰少,病人的資料在二十分鐘前進入了我們的系統,按照您的吩咐,已經對投遞資料的人進行了全程電子眼跟踪。可是你看,這個女人與您提交的照片看起來大相徑庭. .....”   戰寒爵的目光鎖在電腦屏幕上,那個年輕男子動了動鼠標,屏幕上就出現了一個打扮得十分殺馬特的女人。   戰寒爵蹙眉,目光認真的審視著那個梳著一頭臟辮子,塗著血盆大口,畫著貓眼影的女人,努力的抑制住內心的不適。   “鏡頭拉近!”戰寒爵命令道。   洛詩涵的臉龐被放大在屏幕上,高清的畫面,讓人更加清楚的辨識出她的臉。   可是依然毫無破綻——   戰寒爵的眼神微瞇。 當年洛詩涵是怎樣逃出他布下的天羅地網的。   她是如何躲過全球通緝的或許他不知道,可是她最後那招假死卻玩得非常高明。   想到自己曾經敗給洛詩涵那樣平凡的女人,戰寒爵的自尊心就覺得受到奇恥大辱了一般。   “官曉,把她綁到本少爺面前來。”戰寒爵菲薄的唇勾出邪獰的冷笑。   “是。”官曉離去。 ......   洛詩涵坐在走廊的長椅上,焦躁不安的等待著醫師下最後的判決。 她也不明白為什麼,醫師對於她母親的入院申請有那麼多莫名其妙的託辭。   一會說她母親的指標有問題,一會說寰亞病人太多沒有多餘的床位,然後讓她去外面稍等——   為了母親的病能夠得到及時有效的治療,洛詩涵只得委曲求全的在這裡等待結果。   忽然,幾名戴著墨鏡穿著黑色制服的男人朝她走來。 洛詩涵預感不料,剛要站起來開溜時,狹長走廊的另一頭,也冒出來幾個同樣裝扮的男人。   “小姐,麻煩你跟我們走一趟。”官曉取下墨鏡,禮貌性的笑意。   洛詩涵這才明白,她來到寰亞就是自投羅網的。   “你們是什麼人。我憑什麼跟你們走。”洛詩涵故作鎮定道。   官曉很官方的提醒道,“小姐不要逼我們動手。我們的人動作粗魯,一不小心可能就把小姐的胳膊腿兒卸掉了。”   這是赤果果的威脅啊。 可是洛詩涵知道,戰寒爵身邊這群保鏢是說一不二的人。   於是她乾脆放棄抵抗,跟著官曉走。   休息室門口,洛詩涵磨蹭著不願進去,官曉打開門,將她推了一把,洛詩涵就踉蹌著往前走了幾步,不偏不倚,剛好站在戰寒爵面前。   戰寒爵坐在黑色搖椅上,與他的黑色西服渾然一體,都透著矜貴的傲然氣息。 從洛詩涵進來,他的目光就一直鎖在她的臉上。   “那邊的水槽,去把臉洗乾淨再過來。”戰寒爵對她強勢命令道。   看到他一副傲慢的態度,洛詩涵的火氣瞬間就被勾出來了。   “先生,愛美是女人的天性,你這樣的要求顯得很無理而且很沒有禮貌。”她故意裝傻充楞。   戰寒爵忽然傾身向前,語氣惡劣:“對不起,我get不到你的美。”   呃——   “花有百樣紅,人與人不同。只能說你的審美觀太小眾化。”洛詩涵紋絲不動。   “你不想洗沒關係,我讓我的人幫你洗。”戰寒爵的聲音溫潤如玉,然而洛詩涵聽了卻冷到了骨髓處。   “不用!”洛詩涵站起來,“洗就洗。”   她憤憤然走到水槽邊,擰開水龍頭,將冷水撲在臉上,隨便洗了幾下,走到戰寒爵面前。 “洗了。”   戰寒爵望著那張毫無變化的花臉,蹙眉,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那花花綠綠的顏色,“這是防水油漆。”   即使摸過那花花綠綠的妝容,可是他的手指頭依然十分乾淨。 “給你三分鐘時間,立刻,馬上,把你這張臉弄乾淨。否則,我會讓我的人幫你脫層皮——”那聲音冷得好像要把洛詩涵給裝進冰棺供人瞻仰一樣。   洛詩涵一屁股坐在他對面的沙發上,硬著頭皮道,“洗不掉。”   “來人!”   大門被打開,從外面走進來一群彪悍的男人,分成兩排站在她的左右。   洛詩涵瞠目結舌,說話開始結巴起來,“不......就是......卸個妝嘛,至於......勞師動眾嘛。”   戰寒爵遞給他們一個眼色,幾個人高馬大的男人便粗魯的朝洛詩涵伸出手。有人掐著洛詩涵的脖子,洛詩涵頓時呼吸不順。   另一人拿起一瓶卸妝水,往洛詩涵臉上噴去。刺得洛詩涵的眼睛生疼。   還有人拿出一把牙刷,在洛詩涵臉上刷洗。   最後一人拿了一瓶礦泉水,往洛詩涵的臉上澆去。   “都是文明人,幹嘛跟沒進化的野蠻猴子一樣。”洛詩涵嘴上不停歇,氣的大罵道。   在男人們粗魯的招待下,洛詩涵的臉慢慢的顯山露水。   戰寒爵望著那張愈來愈熟悉的臉龐,冰山臉龐扯出猙獰的表情。   “洛——詩——涵!”   男人們卸完妝,終於放過了洛詩涵,井然有序的離去。   洛詩涵此刻跟只落湯雞似得,臉上濕漉漉的,身上的棉麻裙子也是半濕不透的。除了狼狽不堪,還是狼狽不堪。   “我就是洛詩涵,你有本事咬我啊!”氣急敗壞的洛詩涵衝著戰寒爵揮舞著拳頭,她真的是氣到了極點。   戰寒爵這個人,五年前不懂得憐香惜玉,五年後更不懂憐香惜玉。   戰寒爵望著氣急敗壞的洛詩涵,眼底漫出一抹冷笑。 這女人以前溫順乖巧得就跟木偶一樣,索然無味。 沒想到本質是個腹黑的烏賊精! “咬你。我嫌髒。”戰寒爵淡定挑眉。   他從黑色的真皮轉椅上走下來,一步步逼近洛詩涵,憑藉他一米八五的傲人身高,居高臨下的俯視著洛詩涵。   “洛詩涵,五年前的帳怎麼算。”戰寒爵陰森森的問。   提到五年前的事情,洛詩涵自然而然就想起自己酒壯慫人膽的那個夜晚。 她給這傢伙下了藥,然後......   “我、我給你酬勞了!”洛詩涵試圖和資本家講道理。   戰寒爵的臉上佈滿一道道黑線,更加黑沉。   “我給你十倍酬勞,讓你陪男人睡一覺,如何。”戰寒爵伸手捏住她瘦削的下巴,憤怒讓他如沉睡的雄獅甦醒。   洛詩涵看到他猩紅的眼睛,如同對待獵物一樣,嚇得渾身縮緊。   “你想怎樣。”   戰寒爵的手指滑到她的領口,揪著那棉麻裙子用力一扯,織物撕拉的破碎聲響起。 “洛詩涵,當年你怎麼羞辱我的,今天我要加倍讓你補償我。”惡魔的聲音在耳朵邊低吟,“說吧,你喜歡什麼樣的男人。我可以滿足你。一個不行,兩個也可以。”   洛詩涵覺得自己的每根神經都被他的憤怒給凍結,他說出的每句話,帶著報復的痛快,卻像刀子一樣一刀刀剜著她的肌膚。   “我也要讓你嚐嚐被不喜歡的人上是什麼滋味!洛詩涵,你竟敢算計我,今天我就讓你知道算計我的下場!”   洛詩涵被他扔到沙發上,他高大的身軀壓著她,偏偏還要掐著她的下巴,強迫她抬頭正視他。  ---------------------------------------------- 由於字數限制,就更新到這裏啦,下載app在書城搜索書號:00266就可以找到後續內容哦! ----------------------------------------------

Top 3 Ad Creative of 小說快讀

Ad Details :

Headline :戰爺表示很無奈:自己調教出來的小狐狸,既然調教無方,那隻能一條路摸黑寵到底!

Text :洛詩涵用了兩輩子都沒能捂熱戰寒爵的心,索性頂著草包頭銜,不僅設計了他,還拐了他的兩個孩子跑路。惹得戰爺肺氣炸裂。 ---------------------------------------------- 下載app在書城搜索書號:00266就可以找到完本小說哦! ----------------------------------------------  “我們離婚吧。”   矜貴高傲的男人,目光不帶任何感情的婢睨著面前的小女人。   “我會給你補償。你要錢,要工作,甚至是給你母親最好的醫生,這些我都可以幫你。”他淡淡然道。   洛詩涵拼命的隱忍著眼底的淚光。   當初戰寒爵的未婚妻逃婚,為了應付各大媒體,臨時將她抓來做了替補新娘。他以為她是不能抵擋戰太太這個稱謂的誘惑。只有洛詩涵自己知道,她嫁給他,只是想成全自己那顆愛他兩世的心。   她有多愛他,他永遠都不會知道。    “我嫁給你,不是為了錢。”在他面前,因為愛得太深沉,以至於總是很卑微。   男人那雙幽邃的眼眸染上一抹嘲諷的笑意。   素不相識的兩個人結婚,不是為錢還能為了什麼。   “我耐性有限。若是你沒有特殊的要求,明日我便讓律師帶著離婚協議書過來找你。”男人將咖啡一飲而盡,然後將咖啡杯放在桌上,轉身上樓去了。   洛詩涵的目光落到咖啡杯上,怯弱的臉龐漸漸浮出一抹不甘和倔強。   風過留聲,雁過留痕!   曾經撕心裂肺的愛他兩次,不甘心就這樣落幕退場。   半個小時後。   洛詩涵上樓。   “老公!”她拘謹的站在門口,怯怯的喊道。   戰寒爵目光凝焦在文件上,聽到她的這聲“老公”,不由詫異的抬頭,深沉的目光注視著她。 結婚一年,他從不許她叫他老公,她一直遵照的很好,沒想到快離婚了,她的膽子卻狂了起來。   “說。”   洛詩涵道,“我可以離婚。房子和錢我都不要,我只想要個孩子。”聲音雖輕,卻透著一股子倔強。   戰寒爵眼角微微一挑,呵,看起來膽子是變大了不少。   “我和你。不可能。”語氣裡透著嫌惡。   洛詩涵估摸著時間,她在他的咖啡裡下了足量的藥物,要不了多久,藥性就該發作了吧。   “我們好歹夫妻一場,就算是劇終人散,我也得撈點利息走吧!”洛詩涵豁出去了,挺直脊梁,卑微的態度變得強硬起來。   戰寒爵眉頭輕挑,很好,小綿羊終於露出狐狸尾巴了。   “洛詩涵,不要跟我玩欲擒故縱的遊戲。我給你的價格不會委屈你。如果你太貪婪,你將會一無所有——”   “戰爺,我說過我不要錢。”洛詩涵再次強調道,態度決絕,目光定定的看著他,“我要藉你身上一樣東西。”   “什麼。”戰寒爵蹙眉,有些不耐。這時,他忽然感覺身體有些異常的燥熱。   “洛詩涵,你竟敢給我下藥。” 戰寒爵頓時明白她的意圖,俊臉驀地沉了下去,彷彿籠罩著千年不化的積雪。   洛詩涵神色恬靜,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她輕抿薄唇,不慌不忙的將自己剝得乾乾淨淨,走上前貼了上去......   戰寒爵明明想抗拒的,可是身體的強烈需求讓他強勢的將她擁入懷裡。   封印在身體內的魔鬼,叫囂著將他從黑暗的谷淵帶到雲霄頂端。   春宵一夜,蝕骨糾纏。 ......   清晨,熹微晨光透過米黃色的輕紗撒落到房間的大理石地板上。   床上,男人睜開惺忪的眼睛,一張冰雕般的俊臉上透著矜貴迷人的氣息。   昨晚和洛詩涵翻雲覆雨的畫面強勢載入腦海,戰寒爵一個激靈坐起來。 掀開被褥,白色的床單上,幾滴血跡如綻放的雪蓮花,妖冶瑰麗的開在眼前。   戰寒爵的臉色瞬間冷戾。 該死,洛詩涵竟敢算計他。   修長勻稱的長腿落地,披上浴袍的時候,不小心將床頭櫃的什麼東西掃落在地上。 戰寒爵彎腰撿起來,是一張銀行卡和一張娟秀的留言。   “銀行卡里的錢是昨晚的酬勞。從此你我各不相欠!再見!”   男人本就陰鷙的俊臉浮出一抹猙獰的表情。   “洛詩涵!”醇厚的大提琴音劃破長空,帶著炸裂的火氣,震得整棟樓似乎都搖顫起來。   她當他是出來賣的嗎。   竟然用他的錢來侮辱他。   戰寒爵修長如玉的手指捲曲握緊,因為用力而失去血色。 “洛詩涵,你最好祈禱自己別落到我的手上!”   ......   城東,一家僻靜的出租屋裡。 洛詩涵躺在簡易的布藝沙發上,手裡咬著蘋果,眼睛卻盯著電視屏幕上。   主持人端起她的黑白照片,一本正經的講述著: “戰家少奶奶洛詩涵於數日前離家出走,所有電子監控設備都沒有錄下她的行踪,全城酒店旅館也沒有她的身份證記錄檔案。若有知情人士知道她的下落,請撥打節目熱銷電話,賞金一百萬。”   洛詩涵憤憤的將蘋果核扔到電視上。 “我還沒死呢。戰寒爵你用一張遺照來尋人,你什麼意思。”   隨即又浮起一抹嘚瑟的笑意,“想抓我,下輩子吧!” 洛詩涵撫摸著自己那張和遺照大相徑庭的臉龐,自信非凡道。   戰寒爵只知道她是洛嚴的私生女,自幼在落後山村里長大,所以心裡壓根就瞧不起她,認定她是無知,粗俗的鄉下村姑。   可他不知道,她是活過兩世的人。   前世她是燕城四大世家之一的嚴家長女嚴錚翎,妥妥的學霸,不僅是第一學府網絡安全系的高材生,而且出生豪華世家的她,擁有名媛千金的多才多藝的技能。   她的化妝技術,精湛高超,達到了可以為人易容的地步。 她離開戰家那天,是精心化裝後才離開的,而且成功避開了別墅所有的監控路段。   戰寒爵要找到她,談何容易。   十個月後。 洛詩涵在出租房裡生下三個可愛的寶寶。 望著嬰兒床上粉雕玉琢的寶寶們,兩男一女,洛詩涵陷入了長久的呆怔中。   連續十個月,尋找她的消息一刻也沒有停止過。 戰寒爵那樣驕傲的人,被她算計到如此地步,應該會記仇一輩子。 如果被他抓住,洛詩涵能夠想到自己的下場,恐怕被他丟進大海餵鯊魚,都難解他心頭之恨!   她如今有了孩子,不可能一輩子過著躲躲藏藏的日子。 洛詩涵思忖良久,最終下定決心——忍痛割愛,偷得下半生的安寧。 戰寒爵收到了一份特殊的禮物——一個剛出世不久的嬰兒。 望著襁褓中嗷嗷待哺的孩子,戰寒爵俊美如鑄的臉龐上籠罩著一層厚厚的冰霜。 “孩子母親呢。”他咬著牙狠狠的問,眼底漫出陰鷙的凶光。 負責生不負責養的女人,當初有什麼資格向他借精生子。 “對不起,孩子的母親因為難產,死在醫院了。”來人回答道。 戰寒爵身體微凝,卻是一句話也沒有說出口,良久,狠厲的眼神夾雜著濃烈的質疑,“死了。” 那人悲戚的點點頭,拿出手機,將洛詩涵的遺容遞到戰寒爵眼皮下。 “戰先生,這是我們為她拍的遺照。戰先生如果需要的話我就傳給你——” 戰寒爵的目光情不自禁的掃過手機屏幕,女人那張彷彿吹爆的氣球,青腫的臉龐慘白如鬼,雙眸瞪得大大的,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樣。 不是洛詩涵又是誰。 擁有潔癖強迫症的戰寒爵看到洛詩涵的死相,所有的同情憐憫都蕩然無存。 “不用了!告訴我她葬在哪裡。” “岐山公墓六七四號。” 戰寒爵便抱著孩子匆匆進屋了。 不遠處,洛詩涵透過茶色車窗,目送著他挺拔如山的背影離去,眸子裡閃爍著酸澀。 即使聽聞到她的死訊,他也是波瀾不驚的表情。 就因為他不愛她,不在乎她,所以她才能輕而易舉的瞞混過關。 她對他,該死心了。 兩輩子的炙熱愛戀都得不到他的心,何必再強求。 ...... 五年後。 首都機場外。 洛詩涵推著行李箱走在前面,她戴著鴨舌帽,巨框墨鏡,還有深色口罩。 巴掌大的臉遮蓋的嚴嚴實實,看起來十分滑稽。 身後,跟著兩個長得無比精緻的孩子。 五歲的孩子,卻有超越同齡人的身高。 男孩穿著肩膀上刺繡雙翼的紅色運動服,黑色休閒褲,黑色耐克鞋。腳下的滑板車被他駕馭得猶如與他渾然天成一體似得。 而旁邊的女孩,扎著雙馬尾,穿著桃紅的公主裙,粉雕玉琢的臉龐,美得宛若遺落凡塵的小精靈。 兩個孩子都像是從二次元里走出來的王子公主。 一路上都收穫著路人的注目禮和不絕的讚嘆聲。 “哇,好漂亮的孩子,他們是童星嗎。” “什麼樣的父母,才能生出這種神仙顏值的寶貝。” 洛梓寒和洛梓童似乎對這些的場景早已司空見慣,他們朝眾人擺出迷死人不償命的酷帥六連拍,與路人愉悅的互動起來。 “我叫洛梓寒,是哥哥。” “我叫洛梓童,是妹妹。” 洛詩涵聽到自己的雙胞胎孩子又開始了,再也不能淡定的走在前面,轉身扯起嗓門教育道。 “寒寒,童童,你們就不怕被人販子給拐走嗎。見人就報自己的名字。生怕別人不知道你們叫什麼似得!” 兩個小朋友追上媽媽,哥哥望著一臉黑的洛詩涵,撅起小嘴對洛詩涵說,“媽咪,你把自己裝在套子裡是什麼意思。想當別里科夫嗎。” 洛詩涵有些心虛,她這樣裝扮是怕戰寒爵認出她來。 畢竟五年前她設計了他,還對他謊報死訊,現在忽然活生生的出現在他面前,他不弄死她才怪呢。 如果不是她的母親病危,臨死前想見女兒和外孫最後一面,她也不會冒著危險回到這個熟悉的城市。 洛詩涵支吾道,“你懂什麼,這叫潮流。是一種時尚。” 瞥到自己的雙胞胎寶貝竟然摘下了墨鏡,洛詩涵正色道,“把墨鏡戴上。” 兩個寶貝認命的掏出墨鏡,戴上。 哥哥寒寶小大人似得嘆氣道,“有一種酷帥,是媽咪覺得你很酷帥。” 洛詩涵見他們戴上墨鏡後,遮擋了那雙標識性極強的眼睛,才鬆了口氣。 母子三個人戴著同框墨鏡,手拉著手,排成一字型齊整整的向機場出口走去。 洛詩涵一邊走一邊教育兩個小寶貝:“國內治安不好,人販子特別多,你們千萬不能亂跑......” 此時,機場出口。 戰寒爵正迎面走來,頎長挺拔的身影就這樣猝不及防的映入洛詩涵的眼簾。 洛詩涵的心就快跳出嗓子眼......話鋒一轉,“特別是那些穿西裝打領帶,長得人模狗樣的男人,說不定就是衣冠情獸。你們看對面走過來的那個男人,看起來玉樹臨風,內心其實狠猥瑣,很有可能是人販子,以後看到這種男人有多遠躲多遠。知道嗎。” 洛詩涵正尋思著如何躲過戰寒爵時,戰寒爵忽然抬眸,沖她莞爾一笑。 洛詩涵杵在原地,整個人石化了。 不會吧,五年不見戰寒爵轉性了。萬年不變的冰山臉竟然會笑了。 而且是衝著她笑。 難道,這分開的五年,他終於醒悟,知道她的好了。 “戰寒爵!”一道婉約的女聲粉碎了洛詩涵不切實際的幻想。 戰寒爵從她身邊掠過,因為被她們母子三人擋住了去路,戰寒爵被迫繞了一個彎。讓他本來舒展的眉頭蹙起來。 洛詩涵幾不可聞的嘆口氣,也是,這傢伙怎麼可能對她笑呢。 他一直很討厭她。 “媽咪,這個叔叔好好看啊,他怎麼可能是人販子呢......”童童雙眼冒著紅心,軟萌無比道。 “你懂什麼,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洛詩涵壓低聲音道。 一邊拉著孩子快速離去。 走出機場出口時,洛詩涵沒忍住回眸一望——就看到戰寒爵與艷麗絕俗的美人相視而笑。 戰寒爵還主動替她接過行李,溫柔體貼的樣子是洛詩涵以前從未見的。 “渣男!”洛詩涵在心裡憤憤的說道。 她想不明白,那種胸大無腦的女人有什麼好,保養得跟瓷器似得,一碰就碎。 哪有她這種上房能揭瓦,下地能揍鼠,上得廳堂下得廚房,能生能養,宜家宜室的多功能合一的女人實用。 洛詩涵站在路邊打車時,戰寒爵和那個妖嬈的年輕女人並肩走了過來。   “讓開。” 男人低沉的嗓音宛若大提琴般醇厚,讓人聽了耳朵能懷孕。 只是,帶著幾分久居高位者的威嚴。   洛詩涵這才發現,她和孩子們站在一輛勞斯萊斯銀天使的車頭面前,擋住了他們的路。   洛詩涵一手拖著行李箱,一手拉著孩子,本來看到戰寒爵就顯得手慌腳亂,撤退的動作稍微遲鈍了一些—— 那妖嬈的女人便諷刺道,“有的人啊,不知道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非要將自己裝進套子裡。作為媽媽自己戴墨鏡也就算了,這麼小的孩子戴墨鏡走路,不怕走路絆著嗎。”   洛詩涵氣不打一處來,心想老娘如果不是為了躲避這個瘟神,至於裝扮成這樣嗎。   然而聽到這話,一旁的童童不樂意了,在她眼裡,媽咪永遠都是對的。 誰要是敢說媽咪的壞話,童童立馬從天使寶寶馬上化身惡魔。   此刻,童童便猛地朝那個女人撞去。   她的墨鏡,不小心就落到地上。   女人敏捷的閃避後退,童童小小的身體便撞到戰寒爵的懷裡。 童童揮著粉拳就捶打戰寒爵,奶兇奶兇的說道:“我媽媽是怕我們被你這種人販子給拐走了,才讓我們戴墨鏡保護好自己的。不許你們這些壞蛋說我媽咪的壞話,我媽咪是全世界最好的媽咪。” 戰寒爵抬眸冷冷的看著洛詩涵,“是你告訴她我是人販子的。” 面對戰寒爵的質問,洛詩涵大腦瞬間缺氧。 她的答案當然是肯定的,她覺得他比人販子還恐怖。 如果戰寒爵知道童童是他的女兒,他會光明正大的討要孩子的撫養權。   洛詩涵不敢說話,怕戰寒爵聽到自己的聲音認出了自己。   不說話,便是默認了。 戰寒爵臉色一沉,這個女人竟然誹謗他是人販子。   “有你這樣亂教孩子的嗎。”   洛詩縮成鵪鶉似得,不過她懶的理戰寒爵,此刻她的腦袋瓜子快速運轉著。   童童長得像她,所以戰寒爵可能沒有認出她。 可是寒寒卻是戰寒爵的縮小版,絕不能讓寒寒暴露自己。   洛詩涵將寒寒護在懷裡,雙手緊緊的抓著寒寒的雙臂,就怕寒寒也像童童那樣失控。   戰寒爵將童童推開,嫌惡的拍了拍被童童碰過的地方。然後為那個女人紳士的打開後排座車門,兩個人上了車,揚長而去。   被洛詩涵摟在懷裡的寒寒望著勞斯萊斯的車牌號,牢牢的記在心裡。   這個叔叔,竟然長得跟他一模一樣耶。   “媽咪——你剛才為什麼不說話。”童童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以前若是她被別人欺負了,媽咪一定會衝上去教訓那些欺負她的人。   “媽咪你今天就像一個慫蛋。”兒子寒寶摘了墨鏡,白了一眼一言不發的洛詩涵。   洛詩涵無語望天,她竟然被兩個孩子給嫌棄了。   戰寒爵果真是她的剋星,他一出現,就讓孩子對她的崇拜值直線下降。   這個瘟神果然碰不得。   洛詩涵打了一輛的士,向城北三環母親居住的錦繡城小區奔去。 ......   奢華大氣的勞斯萊斯車內。   戰鳳仙抱著雙手,目光卻落到窗外那幾個戴著墨鏡的“奇葩”身上,直到他們打車離去。   剛才事發突然,戰鳳仙沒有往心裡去。 再次見到那個小女孩時,她腦海裡閃過一張熟悉的臉龐。   “大哥,剛才那個小女孩,你有沒有覺得她看起來有些眼熟。她的眉眼看起來就像——大嫂一樣!”   戰寒爵的手握著方向盤,漫不經心的應道,“大嫂,你哪裡來的大嫂。”   “大哥,你可別忘了你是有婚史的男人啊!”戰鳳仙提醒他。   戰寒爵的腦袋裡閃過洛詩涵的臉龐,那張臉與剛才那位小女孩重疊起來。 刺啦一聲,勞斯萊斯戛然而止。   洛詩涵。那個讓他恨得牙癢癢的女人。   戰鳳仙因為慣性向前面撞去,額頭撞在背靠上發出哀嚎一聲。 “大哥,我可是你的親妹,你把我撞出什麼問題了你得養我一輩子!”   勞斯萊斯停在路旁,戰寒爵衝出車門,目光如炬的往剛才的地方瞥去。   戰鳳仙搖下車窗,有氣無力的對戰寒爵道,“別看了,我剛才看到他們打車走了。我們往南,她們往北,你掉轉頭也追不上她了。”   戰寒爵坐回駕駛座上,關上車門。   戰鳳仙很是激動道,“大哥,所以剛才那個女人,真的是大嫂。”   戰寒爵將後視鏡搬到自己的正前方,戰鳳仙透過後視鏡,看到戰寒爵冷沉的冰山臉。   戰鳳仙忍不住失笑,“也只有大嫂,才有本事讓你氣得抓狂。哦,對了,她剛才還誹謗你是人販子哦。”   戰寒爵思忖著,這確實是洛詩涵那種女人能做得出來的事情。   只不過,男人的理性思維和女人的感性思維終歸是不同的,戰寒爵蹙眉,思索著洛詩涵出現的概率問題。   “不可能是她,她已經死了五年了。”話雖然這麼說,可是不知為什麼心裡隱隱的帶著一抹焦躁。 “大哥,你不覺得大嫂死得很蹊蹺嗎。我們誰也沒有見過她的遺容,單憑一張遺照不能證明她已經死了,你想,現在的ps技術多麼硬核啊。”戰鳳仙道。   “當年我四處派人找她,她若是沒死,我們的人沒道理找不到!”戰寒爵踩了油門,發動引擎,呼嘯而去。   戰鳳仙揪起眉頭想了許久,“雖然戰家的追踪系統很厲害,可是說不定大嫂就是那條漏網之魚呢。”   戰寒爵冰寒道,“你太抬舉那個鄉下來的私生女了。”   戰鳳仙道,“雖然大嫂是農村來的,可是我總覺她既然當年能成功算計你,說明還是很厲害的。”   聞言,戰寒爵握著方向盤的手因為用力而顯得蒼白。  半個小時後。   勞斯萊斯停在岐山公墓的門口。 戰鳳仙透過玻璃窗看到“岐山公墓”四個大字,頓時花容失色。   她此次回國的目的是為了探望病重的奶奶,難道奶奶她已經......   “奶奶在這裡。”戰鳳仙聲音哽咽。   戰寒爵糾正道,“是洛詩涵。”   “大嫂。原來大嫂葬在這裡啊。”   戰鳳仙鬆了口氣,隨即疑惑道,“今天又不是清明節,你還來看大嫂。”   下一秒,戰鳳仙忽然激動的叫起來:“我就知道你對大嫂還是有感情的!要不然怎麼可能生出戰夙那種變態的天才寶貝來。”   戰寒爵已經邁開大長腿,向那高高的台階走去。台階兩邊,種植著大片的青松柏樹。 聽到戰鳳仙的話,戰寒爵身子一頓,清風裡飄來他陰測測的聲音,“戰夙是意外,與愛無關!”   戰鳳仙咂咂嘴失落道,“這樣的意外為什麼不多來幾次。大哥的基因那麼優秀,沒有多生幾個寶貝真是暴殄天物。”   “不會每個孩子都像戰夙那麼走運,沒有遺傳到他母親的劣質基因。”提到戰夙,戰寒爵冰冷的俊臉有了一絲溫度。   他的兒子戰夙,不僅長得像他,更是遺傳了他的天才基因。 五歲的孩子,已經是世上頂端的黑客。   戰鳳仙雖然也喜歡侄子,可是看不慣戰寒爵那副恃才傲物、唯我獨尊的臭模樣。 所以毫不客氣拆台,“是,遺傳了你所有的優點,也遺傳了你所有的缺點。媽媽說他比你小時候還高冷話少,擔心他是不是得了自閉症。”   “話少不好嗎。”戰寒爵從來不覺得兒子有什麼問題。   戰鳳仙繞是無奈的嘆口氣,“你是沒有見過其他孩子!愛哭愛笑愛鬧——才有童真。”   戰寒爵莫名其妙的就想起機場出口遇到的那個小女孩。 “剛才就遇到了。小女孩除了長得可愛,毫無可取之處。如果這就是你說的童真,戰夙不要也罷!”   說完,戰寒爵的目光便投向公墓群裡尋找目標墓碑。   聽到戰寒爵的話,戰鳳仙也懶得與他爭執。   “大嫂的編號是多少。”戰鳳仙問。   “六七四。”戰寒爵脫口而出。   “六七四。你去死。”戰鳳仙吐槽,“大嫂可真夠倒霉的,竟然抽到這麼悲催的編號。”   戰鳳仙沒看到,戰寒爵頎長背影驀地一頓。俊美如鑄的臉龐立刻籠罩著一層陰霾。   周遭的氣壓似乎都降低了不少。   六七四。   你去死。   竟然有這層含義。   這數字是巧合還是人為的安排。   若非巧合,便是洛詩涵那死女人故意裝死,導演了一出金蟬脫殼的戲碼騙了他。   等戰寒爵找到真正的六七四編號的公墓時,看到墓碑上雕刻著的名字時,戰寒爵徹底僵住。   果然,他被洛詩涵耍了!   墓碑上鐫刻著一列龍飛鳳舞的字體:嚴錚翎之墓!   嚴錚翎,怎麼會是她。   戰鳳仙走過來,看到墓碑上的“嚴錚翎”三個字時,沒忍住嚷嚷起來。   “大哥,是錚翎姐哎。”   戰寒爵直勾勾的望著墓碑,對於洛詩涵的墓碑怎麼變成了錚翎的墓碑,他覺得匪夷所思。   嚴錚翎可是腹藏詩書氣自華的大家閨秀,洛詩涵卻是鄉下來的私生女。 兩個八竿子打不著關係的人,怎麼會是同一個墓碑。  “大哥,六七四是錚翎姐的墓地,那我的大嫂葬在哪裡呀。”戰鳳仙迷迷糊糊的問。   戰寒爵眉眼漫出一抹冷笑,“我想她還沒死,不過離死也不遠了。” 等他抓到她,一定讓她死得透透的。   戰寒爵又對著墓地發了一會呆,眸光裡似有留戀和不捨。 良久後才起身離去。   回到車上,戰寒爵給他的助理撥打了一個電話出去。 “想辦法讓病人黃志秀的家屬盡快將她轉移到寰亞醫療中心來!”   電話那頭,助理官曉明顯呆怔了許久。 黃志秀是已故少奶奶的母親。   他記得當日他發現少奶奶的母親時,曾經請示過總裁,當時總裁大人的原話是:我出錢給她治病,不過以後我不想再聽到有關她的任何消息。 ” 怎麼這麼快,總裁就親自插手了。   “是。”官曉應道。   掛了電話,戰寒爵的唇角勾出一抹冷笑。   戰鳳仙打了一個寒戰,看到戰寒爵那詭譎的表情,她就知道,洛詩涵要倒大霉了。 ......   洛詩涵在錦繡城安頓下來。   當天晚上,洛詩涵接到母親所在的醫院的電話。 對方告知她,因為母親病情突發加重,建議她盡快將母親轉移到寰亞醫院的腎臟內科。   寰亞醫院,那可是戰寒爵的產業。   洛詩涵頓時失了神。   她原來是打定主意一輩子不踏入戰寒爵的領域的,可如今才知道,世事難料!   不過,戰寒爵也未必還記得她。   洛詩涵心存僥倖心理,鼓起勇氣,決定還是去一趟寰亞醫院。   第二天。 為保險起見,洛詩涵改變一貫的淑女風,留起殺馬特的造型。 梳著一頭臟辮兒,畫上新潮的妝容,黑色眼影,誇張的姨媽色口紅塗到唇線以外。然後戴著滑稽的圓框墨鏡,這才打了車去了寰亞醫療中心。   當洛詩涵將母親的病例投遞給掛號醫生時,掛號醫生別有深意的看了眼洛詩涵,然後鼠標輕輕一點......   戰寒爵的手機忽然響起警笛鳴叫聲,他幾乎是立刻抓起一旁的手機。 看到手機屏幕上顯示的消息後,那張性感魅惑的薄唇勾出一抹邪肆的孤度。   “洛詩涵,我看你往哪兒跑!” 寰亞醫療中心。 戰寒爵率先來到監控室,剛走進去就有個年輕男子迎上來,向他匯報導: “戰少,病人的資料在二十分鐘前進入了我們的系統,按照您的吩咐,已經對投遞資料的人進行了全程電子眼跟踪。可是你看,這個女人與您提交的照片看起來大相徑庭. .....”   戰寒爵的目光鎖在電腦屏幕上,那個年輕男子動了動鼠標,屏幕上就出現了一個打扮得十分殺馬特的女人。   戰寒爵蹙眉,目光認真的審視著那個梳著一頭臟辮子,塗著血盆大口,畫著貓眼影的女人,努力的抑制住內心的不適。   “鏡頭拉近!”戰寒爵命令道。   洛詩涵的臉龐被放大在屏幕上,高清的畫面,讓人更加清楚的辨識出她的臉。   可是依然毫無破綻——   戰寒爵的眼神微瞇。 當年洛詩涵是怎樣逃出他布下的天羅地網的。   她是如何躲過全球通緝的或許他不知道,可是她最後那招假死卻玩得非常高明。   想到自己曾經敗給洛詩涵那樣平凡的女人,戰寒爵的自尊心就覺得受到奇恥大辱了一般。   “官曉,把她綁到本少爺面前來。”戰寒爵菲薄的唇勾出邪獰的冷笑。   “是。”官曉離去。 ......   洛詩涵坐在走廊的長椅上,焦躁不安的等待著醫師下最後的判決。 她也不明白為什麼,醫師對於她母親的入院申請有那麼多莫名其妙的託辭。   一會說她母親的指標有問題,一會說寰亞病人太多沒有多餘的床位,然後讓她去外面稍等——   為了母親的病能夠得到及時有效的治療,洛詩涵只得委曲求全的在這裡等待結果。   忽然,幾名戴著墨鏡穿著黑色制服的男人朝她走來。 洛詩涵預感不料,剛要站起來開溜時,狹長走廊的另一頭,也冒出來幾個同樣裝扮的男人。   “小姐,麻煩你跟我們走一趟。”官曉取下墨鏡,禮貌性的笑意。   洛詩涵這才明白,她來到寰亞就是自投羅網的。   “你們是什麼人。我憑什麼跟你們走。”洛詩涵故作鎮定道。   官曉很官方的提醒道,“小姐不要逼我們動手。我們的人動作粗魯,一不小心可能就把小姐的胳膊腿兒卸掉了。”   這是赤果果的威脅啊。 可是洛詩涵知道,戰寒爵身邊這群保鏢是說一不二的人。   於是她乾脆放棄抵抗,跟著官曉走。   休息室門口,洛詩涵磨蹭著不願進去,官曉打開門,將她推了一把,洛詩涵就踉蹌著往前走了幾步,不偏不倚,剛好站在戰寒爵面前。   戰寒爵坐在黑色搖椅上,與他的黑色西服渾然一體,都透著矜貴的傲然氣息。 從洛詩涵進來,他的目光就一直鎖在她的臉上。   “那邊的水槽,去把臉洗乾淨再過來。”戰寒爵對她強勢命令道。   看到他一副傲慢的態度,洛詩涵的火氣瞬間就被勾出來了。   “先生,愛美是女人的天性,你這樣的要求顯得很無理而且很沒有禮貌。”她故意裝傻充楞。   戰寒爵忽然傾身向前,語氣惡劣:“對不起,我get不到你的美。”   呃——   “花有百樣紅,人與人不同。只能說你的審美觀太小眾化。”洛詩涵紋絲不動。   “你不想洗沒關係,我讓我的人幫你洗。”戰寒爵的聲音溫潤如玉,然而洛詩涵聽了卻冷到了骨髓處。   “不用!”洛詩涵站起來,“洗就洗。”   她憤憤然走到水槽邊,擰開水龍頭,將冷水撲在臉上,隨便洗了幾下,走到戰寒爵面前。 “洗了。”   戰寒爵望著那張毫無變化的花臉,蹙眉,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那花花綠綠的顏色,“這是防水油漆。”   即使摸過那花花綠綠的妝容,可是他的手指頭依然十分乾淨。 “給你三分鐘時間,立刻,馬上,把你這張臉弄乾淨。否則,我會讓我的人幫你脫層皮——”那聲音冷得好像要把洛詩涵給裝進冰棺供人瞻仰一樣。   洛詩涵一屁股坐在他對面的沙發上,硬著頭皮道,“洗不掉。”   “來人!”   大門被打開,從外面走進來一群彪悍的男人,分成兩排站在她的左右。   洛詩涵瞠目結舌,說話開始結巴起來,“不......就是......卸個妝嘛,至於......勞師動眾嘛。”   戰寒爵遞給他們一個眼色,幾個人高馬大的男人便粗魯的朝洛詩涵伸出手。有人掐著洛詩涵的脖子,洛詩涵頓時呼吸不順。   另一人拿起一瓶卸妝水,往洛詩涵臉上噴去。刺得洛詩涵的眼睛生疼。   還有人拿出一把牙刷,在洛詩涵臉上刷洗。   最後一人拿了一瓶礦泉水,往洛詩涵的臉上澆去。   “都是文明人,幹嘛跟沒進化的野蠻猴子一樣。”洛詩涵嘴上不停歇,氣的大罵道。   在男人們粗魯的招待下,洛詩涵的臉慢慢的顯山露水。   戰寒爵望著那張愈來愈熟悉的臉龐,冰山臉龐扯出猙獰的表情。   “洛——詩——涵!”   男人們卸完妝,終於放過了洛詩涵,井然有序的離去。   洛詩涵此刻跟只落湯雞似得,臉上濕漉漉的,身上的棉麻裙子也是半濕不透的。除了狼狽不堪,還是狼狽不堪。   “我就是洛詩涵,你有本事咬我啊!”氣急敗壞的洛詩涵衝著戰寒爵揮舞著拳頭,她真的是氣到了極點。   戰寒爵這個人,五年前不懂得憐香惜玉,五年後更不懂憐香惜玉。   戰寒爵望著氣急敗壞的洛詩涵,眼底漫出一抹冷笑。 這女人以前溫順乖巧得就跟木偶一樣,索然無味。 沒想到本質是個腹黑的烏賊精! “咬你。我嫌髒。”戰寒爵淡定挑眉。   他從黑色的真皮轉椅上走下來,一步步逼近洛詩涵,憑藉他一米八五的傲人身高,居高臨下的俯視著洛詩涵。   “洛詩涵,五年前的帳怎麼算。”戰寒爵陰森森的問。   提到五年前的事情,洛詩涵自然而然就想起自己酒壯慫人膽的那個夜晚。 她給這傢伙下了藥,然後......   “我、我給你酬勞了!”洛詩涵試圖和資本家講道理。   戰寒爵的臉上佈滿一道道黑線,更加黑沉。   “我給你十倍酬勞,讓你陪男人睡一覺,如何。”戰寒爵伸手捏住她瘦削的下巴,憤怒讓他如沉睡的雄獅甦醒。   洛詩涵看到他猩紅的眼睛,如同對待獵物一樣,嚇得渾身縮緊。   “你想怎樣。”   戰寒爵的手指滑到她的領口,揪著那棉麻裙子用力一扯,織物撕拉的破碎聲響起。 “洛詩涵,當年你怎麼羞辱我的,今天我要加倍讓你補償我。”惡魔的聲音在耳朵邊低吟,“說吧,你喜歡什麼樣的男人。我可以滿足你。一個不行,兩個也可以。”   洛詩涵覺得自己的每根神經都被他的憤怒給凍結,他說出的每句話,帶著報復的痛快,卻像刀子一樣一刀刀剜著她的肌膚。   “我也要讓你嚐嚐被不喜歡的人上是什麼滋味!洛詩涵,你竟敢算計我,今天我就讓你知道算計我的下場!”   洛詩涵被他扔到沙發上,他高大的身軀壓著她,偏偏還要掐著她的下巴,強迫她抬頭正視他。  ---------------------------------------------- 由於字數限制,就更新到這裏啦,下載app在書城搜索書號:00266就可以找到後續內容哦! ----------------------------------------------

Basic Info of Top 3 Ad Creative

  1st 2nd 3rd
Duration 149 149 149
Popularity 968 968 968
Dimensions 426 x 340 426 x 340 426 x 340
Creative Type Video Video Video
Network Messenger Instagram Facebook
Related Ads 1 1 1
Countries Taiwan,Macau,Hong Kong Hong Kong,Macau,Taiwan Hong Kong,Macau,Taiwan
Language 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Traditional)

Through the above analysis, we can see that the most effective channel for 小說快讀 in recent advertising is Messenger, and the main creative type is Video.

In conclusion: The above is a free 小說快讀's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analysis report. To do a good job of advertising, long-term accumulation is required. we need to constantly check the latest trends and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data. With the use of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tools like SocialPeta, Guangdada(Chinese version of SocialPeta), we can improve our ROI, and make competitor‘s fans ours. I hope that this ad creative analysis report will allow you to gain more.

If you want to check the relevant intelligence analysis of other apps similar to 小說快讀, you can click the app name below to view related reports, or you can find more info in ASOToo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