樂多小說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Ad Analysis by SocialPeta

SocialPeta
SocialPeta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is the first step in our marketing intelligence work and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parts. Only when we understand the details of our competitors can we formulate a correct and effective marketing strategy.

In this report, SocialPeta analyzes the 樂多小說's ad analysis from multiple aspects and helps you see the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of top grossing apps 樂多小說.

Now, I'll tell you how to gain a competitive advantage by SocialPeta.

1. Basic Information of 樂多小說

App Name : 樂多小說

Logo

樂多小說-SocialPeta

OS : iOS

Network : Facebook,Audience Network,Instagram

Developer : 海超 邓

Publisher : Instagram,Facebook,Fotor - Photo Editor&Collage,SmartNews: Local Breaking News,打工趣 - 最棒的兼職工作資訊平台,TopBuzz: Notícias,Vídeos, GIFs

Total creative ads during the time period : 10,000

Duration : 350

Popularity : 1,008,822

2. 樂多小說’s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what is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is the most important part of our marketing. Only when we fully understand the overall situation of our competitors and the market can we make accurate judgments.

Before advertising, we usually use various tools, such as SocialPeta, to check the details of competitors' ads. In this report, we will analyze the recent advertising performance of advertiser 樂多小說 in detail to understand its advertising strategy.

Trend of Category

There are many types of creatives. We mainly analyze the trend of the ad creative category of 樂多小說 in the recent period. As of 2021-03-15, among the 樂多小說‘s ad creative, the Html category's proportion is 0.0%, Video category's proportion is 7.34%, Playable Ads category's proportion is 0.0%, Image category's proportion is 92.66%, Carousel category's proportion is 0.0%.

Ad Network Analysis

The network that SocialPeta monitors can cover almost all mainstream channels in the world. Understanding the competitor's advertising channels is the first step in marketing work. According to the analysis of SocialPeta, we can see that in the date of 2021-03-15, 樂多小說's the proportion of networks impressions are placed like this:

Facebook's proportion is 28.35%,

Instagram's proportion is 28.29%,

Audience Network's proportion is 21.69%,

Messenger's proportion is 21.67%,

's proportion is .

In the date of 2021-03-15, 樂多小說‘s network with the most ads is Facebook and its proportion is 25.23%.

3. Top 3 Ad Creative Analysis of 樂多小說

This is the detailed information of the top three ad creatives with the best performance among all ad creatives of 樂多小說. We can see some advertising trends.

Top 1 Ad Creative of 樂多小說

Ad Details :

Headline :“皇上,皇后的子宮已經取了,裡面有對雙胞胎,是您的。”

Text :‎【海量資源】小說種類齊全,滿足各種閱讀需求。都市愛情、霸道總裁、穿越重 生、古代言情、玄幻武俠,總有一類是你的愛。 【福利活動】新用戶禮包、簽到福利、每日任務、閱讀福利,福利疊疊樂,保證 拿到手軟。 【.....

Top 2 Ad Creative of 樂多小說

Ad Details :

Headline :“全城首富一夜破產!給我查!這個陳寧是什麼身份?”“老闆,他…他不得了啊!”

Text :“全城首富一夜破產!給我查!這個陳寧是什麼身份?”“老闆,他…他不得了啊!”

正文:
中海市,全城戒嚴。
一架軍用飛機,在中海機場緩緩降落。
數百名荷槍實彈的特種士兵,整整齊齊的排列在機場上。
所有戰士,眼神崇拜的望著剛剛降落的專機。
陳寧踏著黑色戰靴,從專機上下來。
“立正!”
“敬禮!”
隨著現場一名校官,響亮有力的喝令聲落下。
現場數百名士兵,動作整齊劃一的敬禮,齊齊吼道:“恭迎少帥,蒞臨中海!”
少帥陳寧,北境戰神。
少年投軍,屢戰屢勝,五年來在北境立下赫赫戰功。
也正是因為有他鎮守國門,才能屢挫來犯敵寇,才有華夏今日的繁榮穩定。
陳寧身材挺拔,眸如星辰。
不過此時他微微皺眉,對身邊警衛隊長典褚淡淡的道:“我不是吩咐過,要低調的嗎?”
典褚尷尬的道:“少帥,我已經通知過中海方面了,沒想到他們還是如此高調。”
陳寧:“吩咐他們解除戒嚴,都回去吧。你也不用跟著我,我自有安排。”
典褚啪的行禮:“是,少帥!”
陳寧孤身走出機場,平日以沉穩著稱的他,心情竟然緊張激動起來。
五年前,他執行秘密任務,被內鬼出賣,不小心中了媚藥。
最後被一名好心的女子救了,不過他卻因為媚藥發作。
在沒有意識不清的情況下,強行跟她發生了關係。
他醒來之後,她已經離開。
他一直想方設法尋找,苦苦找尋了五年,最近才終於有了消息。
那名女子名叫宋娉婷,至今未嫁。
不過因為跟他當年發生關係,未婚先孕,生下一個女兒,取名宋清清。
陳寧心中暗暗的想:娉婷、清清,你們這些年受苦了。
我這次回來,一定要讓你們苦盡甘來,給你們母女一個璀璨的未來。
……
天姿公司,會客室。
身穿職裝套裙,打扮得幹練而漂亮的宋娉婷,正在跟客戶黃得志談合同。
此時,她俏臉佈滿憤怒的瞪著這個臃腫男子,羞憤的拒絕道:“對不起,黃老闆,你的要求我做不到,我不是那種為了業績而出賣自己的人。”
她說完,轉身要走。
黃得志伸手攔住宋娉婷的去路,笑眯眯的說:“宋小姐何必生氣,我不就是讓你穿你們公司最新款的幾套情侶內衣,讓我鑒賞鑒賞,看看效果嘛!”
“話我擱在這裏,如果你原意穿給我看。我滿意之後,立即下五千萬的訂單。”
“另外,我私下再獎賞你一百萬,怎麼樣?”
宋娉婷憤怒道:“黃老闆,請你放尊重點!”
黃得志冷笑起來:“尊重?”
“整個中海上流社會,誰不知道你這個宋家小姐未婚生子的事情呀,你還裝什麼冰清玉潔?”
宋娉婷臉色煞白,未婚生子這件事,是她心中永遠的痛,也讓宋氏家族蒙羞。
她最忌別人說,沒想到黃得志竟然當面說她痛處。
她粉面含霜:“我私人生活不需要跟你多作解釋,至於我們公司跟你的合作,也到此為止,失陪!”
黃得志望著靚麗動人的宋娉婷,又看看會議桌面上幾套情侶內衣,笑道:“宋小姐,我黃某看上的女人,從沒有得不到的。如果你不識抬舉,那就別怪我不憐香惜玉了。”
隨著黃得志的話音落下,他身後的兩個保鏢,已經滿臉壞笑的一左一右包圍了宋娉婷。
宋娉婷驚怒交加:“你們想幹什麼?”
黃得志笑道:“我愛慕宋小姐,想跟宋小姐玩點情趣。宋小姐不識趣,那就別怪黃某粗魯了。”
宋娉婷聞言臉色變得極為難看,她忽然朝著門口沖去,想要逃出去。
可是卻被黃得志兩個手下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拽住了。
宋娉婷顫聲叫道:“救命,來人,救命啊……”
黃得志獰笑的說:“哈哈,我故意挑即將下班的時間過來的。這個時間點,你們公司的員工們早已經下班走了,現在你就是喊破喉嚨,也沒有人會來救你的。”
宋娉婷沒想到黃得志這麼卑鄙,淚水在眼眶裏打轉,絕望而無助。
黃得志望著被他兩個保鏢按住雙手的宋娉婷,淫笑道:“不要哭,哥哥我來疼你了……”
話語未落,忽然轟隆一聲巨響。
會客室的門被人整塊踹飛,重重的砸在黃得志等人面前,把眾人嚇了一大跳。
一個身材挺拔,劍眉星目的男子走了進來,正是陳寧。
宋娉婷見到陳寧,身體猛然一顫,是他!
剛才差點被黃得志侮辱,她都強忍著沒有落淚。
此時見到陳寧,眼眸中的淚水卻再也控制不住,斷了線般滑落。
陳寧見到她落淚,這些年心冷如鐵的他,竟然情不自禁的感到一陣揪心的痛。
五年前,她救了他。
他卻在醉酒的情況下,強行跟他發生了關係。
這五年來,陳寧一刻都沒有停止尋找她的下落。
她每晚出現在他夢中,這五年,她已經不知不覺成為陳寧心中最刻骨銘心的女人。
陳寧跟宋娉婷再次見面,彼此眼神都格外複雜。
黃得志的聲音,卻硬生生的打斷兩人的思緒,他打量著身穿一身普通衣服的陳寧,惡狠狠的問:“小子,你誰啊?”
陳寧看都不看黃得志一眼,他眼裏只有宋娉婷,沉聲說:“跟我走!”
宋娉婷淚如雨下,不斷的搖頭後退。
這傢伙五年前強行佔有了她,讓她未婚生子,她自己都不知道這幾年是怎麼從別人的鄙夷譏笑中撐過來的。
現在,這傢伙見到她第一句話,就是強勢的命令她跟她走,他把她當成什麼了?
黃得志的好事被陳寧打攪,現在還聽到陳寧說要帶走宋娉婷。
他怒道:“小子你是在找死,王強、張力,給我打斷這傢伙的腿!”
“是,老闆!”
兩個身穿高大的保鏢,惡狠狠的朝著陳寧撲來。
砰砰兩聲,陳寧閃電般踢出兩腳,直接把兩個保鏢踢得倒飛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兩個保鏢都是胸膛深深下陷,肋骨全斷,當場昏迷。
陳寧踢翻兩個保鏢之後,冷冷的朝著黃得志走過去。
黃得志沒想到陳寧身手這麼強,他色厲內荏的喝道:“你想幹什麼?”
“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是明大集團的老闆,黃得志!”
“在整個中海市,沒有人敢得罪我,得罪我的下場都死得很慘。”
陳寧走到黃得志面前,冷冷的問:“廢話都說完了嗎?”
黃得志傻眼,本想搬出身份威嚇陳寧,但沒想到卻換來陳寧這麼一句話,在中海竟然有人不怕他?
陳寧抬起腳,狠狠的踢在黃得志的左腳上。
哢嚓,一聲骨頭斷裂聲響起!
黃得志的左腳骨頭直接被陳寧踢斷,他發出淒厲的哀嚎,滿地打滾。
陳寧視若無睹,朝著滿眼震驚的宋娉婷走過去,聲音比剛才柔和了許多:“跟我走?”
“我不!”
她咬著嘴唇拒絕,她原諒不了他。
就是這個惡魔,徹底改變了她的人生。
“五年前那晚之後,我到處找你,找了足足五年,現在你別想再逃。”
陳寧說完,霸道的把她直接攔腰抱起,大步離開。
陳寧強行把宋娉婷從天姿公司抱走。
宋娉婷沒有掙扎,似乎認命了。
只有眼淚不斷的從她眼眸流出,陳寧忍不住又心疼了。
是不是,當初他身中媚藥,在意識不清情況下,強行跟她發生關係,她也是這樣無助而絕望的流淚?
陳寧從天姿公司大廈出來,他才不忍心的把宋娉婷放下。
平日素來不懂溫柔為何物的他,第一次對一個女人柔聲的說道:“給我一個機會彌補你們母女,可以嗎?”
宋娉婷抬起頭,眼睛裏終於恢復了一點生機,不過她依舊閉緊嘴唇沒有說話。
陳寧又說:“就算是為了女兒的幸福也好。”
提起女兒,宋娉婷立即重新變得堅強起來。
再柔弱的女人,為母則剛。
她望著陳寧,陳寧眼神堅毅真誠。
良久,她終於開口:“好,我給你一個機會。不是因為我原諒你,而是因為我女兒需要一個爸爸。”
“你可以跟女兒相認,也可以搬進我家住,給她父愛。”
“不過,我要說清楚的是,我讓你跟女兒相認,並不代表承認你是我的老公,你明白嗎?”
陳寧清楚宋娉婷的意思,她是為了女兒的幸福而妥協,答應讓他跟女兒相認。
但她不會跟他相愛,彼此不是真正的夫妻。
陳寧知道這些年,宋娉婷受了太多太多的委屈,心結不是一時半刻就能夠解開的。
他同意:“我答應你。”
……
彼時!
金蘋果幼稚園,中班1班。
一個穿著白色連衣裙,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正怯生生的坐在教室靠窗的位子上。
她眼睜睜的看著周圍的小朋友,一個個的被爸爸高高興興的接走。
她眼眸裏充滿了羡慕,喃喃自語的說:“如果,清清的爸爸什麼時候回來就好了。”
同桌是個圓頭圓臉的小胖子,小胖子聽到她的話,立即就嘲笑的說:“宋清清你少做夢了,全班都知道你沒有爸爸,我媽說你是野孩子!”
宋清清聞言瞬間急了,眼睛紅紅的:“不是的,我有爸爸,我媽媽說只不過是我爸爸去了很遠的地方,暫時不能回來而已。”
此時,周圍的小朋友們都湊過來了。
小胖子振振有詞的說:“你就是野孩子,沒有爸爸。”
宋清清眼淚在眼睛裏打轉,扁著嘴倔強的說:“不,我不是,我有爸爸……”
小胖子見宋清清要被他說哭了,他更得意了,叫囔的說:“你是,你就是野孩子。如果你不是野孩子,你有爸爸的話,為什麼你爸爸從不來幼稚園接你呢,你爸爸呢,在哪里呀?”
“我在這裏!”
門口傳來一個霸道的聲音,把教室內眾人的目光全部吸引過來。
只見一對夫婦從門外進來,男的相貌英俊,女的美麗動人,正是陳寧跟宋娉婷。
“媽媽!”
宋清清跑過來,拉著宋娉婷的手,眼睛卻望向陳寧,她語氣中透露著濃濃的期待,詢問道:“媽媽,他是清清的爸爸嗎?”
陳寧沒有等宋娉婷開口,就已經蹲身將宋清清抱起來,聲音難掩激動:“對,寶貝,我就是你爸爸。”
宋清清將信將疑,直到旁邊的宋娉婷點頭承認。
她才激動起來,小臉蛋因興奮而漲得潮紅,摟住陳寧的脖子,親熱的喊道:“爸爸!爸爸!爸爸!……”
陳寧抱著女兒,內心充滿了柔情,溫柔的一聲聲答應著。
宋娉婷在旁邊聽女兒喊爸爸喊得真切,心中忍不住一顫。
女兒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擁有父愛。
宋清清被陳寧抱著,她摟著陳寧的脖子,一口氣喊了好幾聲的爸爸才願意停下來。
幼小的心靈第一次感到如此幸福,如此驕傲。
她轉頭望向旁邊的小胖子,自豪的說:“看到沒有,我有爸爸,我不是野孩子。”
小胖子望著被陳寧抱著、滿臉幸福表情的宋清清,大聲的說:“他才不是你爸爸,我媽媽和我說,你媽媽偷男人,跟一個野男人生的你。”
宋娉婷知道這個小胖子是熊孩子,經常欺負女兒。
可她沒想到,這小胖子如此過分。
她再也忍不住,開口批評教育了小胖子一句:“小朋友,要懂得團結友愛,不可以說髒話,更不許欺負同學哦。”
宋娉婷的聲音不大,也不算嚴厲。
但小胖子卻哇的一聲,當場大哭起來。
“寶貝兒子,誰欺負你了?”
如同破鑼般難聽的聲音響起,一個身材臃腫,打扮得珠光寶氣的中年婦女,滿臉怒容的從教室門口進來。
這富態婦女,正是小胖子的母親,張太太。
小胖子見到媽媽來了,抬手指向宋娉婷,哭著說:“媽媽,她欺負我,她打我!”
“賤人,你敢打我兒子,老娘今天非抽死你不可。”
張太太怒衝衝的抬起右手,狠狠的朝著宋娉婷的俏臉扇去。
宋娉婷剛剛想要跟對方解釋,但沒想到對方這麼蠻橫,直接就打人。
猝不及防之下,她根本沒法躲開。
眼看對方手掌,就要落在她臉上。
可就在此刻,陳寧卻出手了。
陳寧左手抱著女兒,右手閃電般探出,一把抓住張太太的手腕。
張太太的巴掌距離宋娉婷的臉頰僅有幾釐米遠,卻硬生生的停住,沒法再向前分毫。
她還沒有回過神來,陳寧已經反手啪的給了她一記響亮的耳光。
這一巴掌打得她徹底懵了,剛剛在美髮店精心燙好的髮型,也成了雞窩。
她捂著臉龐,不敢置信的望著陳寧:“你敢打我?”
陳寧漠然道:“子不教母之過,你還搬弄是非,辱人清白,罪加一等,這一巴掌是教你做人。”
此時,幼稚園的老師從洗手間回來了。
老師沒想到她就離開一會兒,就發生了這麼多事情,連忙的過來道:“張太太你沒事吧?”
張太太回過神,如同被踩到尾巴的母老虎。憤怒的一把推開女老師,指著陳寧尖叫說:“你敢打我,你們給我等著!”
她說完立即打了個電話,過了短短的幾分鐘。
轟!
汽車引擎聲,車胎摩擦地面聲,從外面傳來。
兩輛黑色賓士,長驅直入,通過幼稚園校門都沒有絲毫減速,直到幼稚園教學樓前,才猛然急刹停下。
兩輛賓士豪車上,下來五個衣著光鮮的男子。
為首的那人,身材高大,滿臉橫肉,怒氣衝衝的帶著四個手下走進教室:“是誰欺負我老婆孩子?”
陳寧強行把宋娉婷從天姿公司抱走。
宋娉婷沒有掙扎,似乎認命了。
只有眼淚不斷的從她眼眸流出,陳寧忍不住又心疼了。
是不是,當初他身中媚藥,在意識不清情況下,強行跟她發生關係,她也是這樣無助而絕望的流淚?
陳寧從天姿公司大廈出來,他才不忍心的把宋娉婷放下。
平日素來不懂溫柔為何物的他,第一次對一個女人柔聲的說道:“給我一個機會彌補你們母女,可以嗎?”
宋娉婷抬起頭,眼睛裏終於恢復了一點生機,不過她依舊閉緊嘴唇沒有說話。
陳寧又說:“就算是為了女兒的幸福也好。”
提起女兒,宋娉婷立即重新變得堅強起來。
再柔弱的女人,為母則剛。
她望著陳寧,陳寧眼神堅毅真誠。
良久,她終於開口:“好,我給你一個機會。不是因為我原諒你,而是因為我女兒需要一個爸爸。”
“你可以跟女兒相認,也可以搬進我家住,給她父愛。”
“不過,我要說清楚的是,我讓你跟女兒相認,並不代表承認你是我的老公,你明白嗎?”
陳寧清楚宋娉婷的意思,她是為了女兒的幸福而妥協,答應讓他跟女兒相認。
但她不會跟他相愛,彼此不是真正的夫妻。
陳寧知道這些年,宋娉婷受了太多太多的委屈,心結不是一時半刻就能夠解開的。
他同意:“我答應你。”
……
彼時!
金蘋果幼稚園,中班1班。
一個穿著白色連衣裙,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正怯生生的坐在教室靠窗的位子上。
她眼睜睜的看著周圍的小朋友,一個個的被爸爸高高興興的接走。
她眼眸裏充滿了羡慕,喃喃自語的說:“如果,清清的爸爸什麼時候回來就好了。”
同桌是個圓頭圓臉的小胖子,小胖子聽到她的話,立即就嘲笑的說:“宋清清你少做夢了,全班都知道你沒有爸爸,我媽說你是野孩子!”
宋清清聞言瞬間急了,眼睛紅紅的:“不是的,我有爸爸,我媽媽說只不過是我爸爸去了很遠的地方,暫時不能回來而已。”
此時,周圍的小朋友們都湊過來了。
小胖子振振有詞的說:“你就是野孩子,沒有爸爸。”
宋清清眼淚在眼睛裏打轉,扁著嘴倔強的說:“不,我不是,我有爸爸……”
小胖子見宋清清要被他說哭了,他更得意了,叫囔的說:“你是,你就是野孩子。如果你不是野孩子,你有爸爸的話,為什麼你爸爸從不來幼稚園接你呢,你爸爸呢,在哪里呀?”
“我在這裏!”
門口傳來一個霸道的聲音,把教室內眾人的目光全部吸引過來。
只見一對夫婦從門外進來,男的相貌英俊,女的美麗動人,正是陳寧跟宋娉婷。
“媽媽!”
宋清清跑過來,拉著宋娉婷的手,眼睛卻望向陳寧,她語氣中透露著濃濃的期待,詢問道:“媽媽,他是清清的爸爸嗎?”
陳寧沒有等宋娉婷開口,就已經蹲身將宋清清抱起來,聲音難掩激動:“對,寶貝,我就是你爸爸。”
宋清清將信將疑,直到旁邊的宋娉婷點頭承認。
她才激動起來,小臉蛋因興奮而漲得潮紅,摟住陳寧的脖子,親熱的喊道:“爸爸!爸爸!爸爸!……”
陳寧抱著女兒,內心充滿了柔情,溫柔的一聲聲答應著。
宋娉婷在旁邊聽女兒喊爸爸喊得真切,心中忍不住一顫。
女兒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擁有父愛。
宋清清被陳寧抱著,她摟著陳寧的脖子,一口氣喊了好幾聲的爸爸才願意停下來。
幼小的心靈第一次感到如此幸福,如此驕傲。
她轉頭望向旁邊的小胖子,自豪的說:“看到沒有,我有爸爸,我不是野孩子。”
小胖子望著被陳寧抱著、滿臉幸福表情的宋清清,大聲的說:“他才不是你爸爸,我媽媽和我說,你媽媽偷男人,跟一個野男人生的你。”
宋娉婷知道這個小胖子是熊孩子,經常欺負女兒。
可她沒想到,這小胖子如此過分。
她再也忍不住,開口批評教育了小胖子一句:“小朋友,要懂得團結友愛,不可以說髒話,更不許欺負同學哦。”
宋娉婷的聲音不大,也不算嚴厲。
但小胖子卻哇的一聲,當場大哭起來。
“寶貝兒子,誰欺負你了?”
如同破鑼般難聽的聲音響起,一個身材臃腫,打扮得珠光寶氣的中年婦女,滿臉怒容的從教室門口進來。
這富態婦女,正是小胖子的母親,張太太。
小胖子見到媽媽來了,抬手指向宋娉婷,哭著說:“媽媽,她欺負我,她打我!”
“賤人,你敢打我兒子,老娘今天非抽死你不可。”
張太太怒衝衝的抬起右手,狠狠的朝著宋娉婷的俏臉扇去。
宋娉婷剛剛想要跟對方解釋,但沒想到對方這麼蠻橫,直接就打人。
猝不及防之下,她根本沒法躲開。
眼看對方手掌,就要落在她臉上。
可就在此刻,陳寧卻出手了。
陳寧左手抱著女兒,右手閃電般探出,一把抓住張太太的手腕。
張太太的巴掌距離宋娉婷的臉頰僅有幾釐米遠,卻硬生生的停住,沒法再向前分毫。
她還沒有回過神來,陳寧已經反手啪的給了她一記響亮的耳光。
這一巴掌打得她徹底懵了,剛剛在美髮店精心燙好的髮型,也成了雞窩。
她捂著臉龐,不敢置信的望著陳寧:“你敢打我?”
陳寧漠然道:“子不教母之過,你還搬弄是非,辱人清白,罪加一等,這一巴掌是教你做人。”
此時,幼稚園的老師從洗手間回來了。
老師沒想到她就離開一會兒,就發生了這麼多事情,連忙的過來道:“張太太你沒事吧?”
張太太回過神,如同被踩到尾巴的母老虎。憤怒的一把推開女老師,指著陳寧尖叫說:“你敢打我,你們給我等著!”
她說完立即打了個電話,過了短短的幾分鐘。
轟!
汽車引擎聲,車胎摩擦地面聲,從外面傳來。
兩輛黑色賓士,長驅直入,通過幼稚園校門都沒有絲毫減速,直到幼稚園教學樓前,才猛然急刹停下。
兩輛賓士豪車上,下來五個衣著光鮮的男子。
為首的那人,身材高大,滿臉橫肉,怒氣衝衝的帶著四個手下走進教室:“是誰欺負我老婆孩子?”

.................................................. ..
👇👇👇 點擊“下載”按扭,下載APP,更多免費精彩內容等你來看

Top 3 Ad Creative of 樂多小說

Ad Details :

Headline :“全城首富一夜破產!給我查!這個陳寧是什麼身份?”“老闆,他…他不得了啊!”

Text :“全城首富一夜破產!給我查!這個陳寧是什麼身份?”“老闆,他…他不得了啊!”

正文:
中海市,全城戒嚴。
一架軍用飛機,在中海機場緩緩降落。
數百名荷槍實彈的特種士兵,整整齊齊的排列在機場上。
所有戰士,眼神崇拜的望著剛剛降落的專機。
陳寧踏著黑色戰靴,從專機上下來。
“立正!”
“敬禮!”
隨著現場一名校官,響亮有力的喝令聲落下。
現場數百名士兵,動作整齊劃一的敬禮,齊齊吼道:“恭迎少帥,蒞臨中海!”
少帥陳寧,北境戰神。
少年投軍,屢戰屢勝,五年來在北境立下赫赫戰功。
也正是因為有他鎮守國門,才能屢挫來犯敵寇,才有華夏今日的繁榮穩定。
陳寧身材挺拔,眸如星辰。
不過此時他微微皺眉,對身邊警衛隊長典褚淡淡的道:“我不是吩咐過,要低調的嗎?”
典褚尷尬的道:“少帥,我已經通知過中海方面了,沒想到他們還是如此高調。”
陳寧:“吩咐他們解除戒嚴,都回去吧。你也不用跟著我,我自有安排。”
典褚啪的行禮:“是,少帥!”
陳寧孤身走出機場,平日以沉穩著稱的他,心情竟然緊張激動起來。
五年前,他執行秘密任務,被內鬼出賣,不小心中了媚藥。
最後被一名好心的女子救了,不過他卻因為媚藥發作。
在沒有意識不清的情況下,強行跟她發生了關係。
他醒來之後,她已經離開。
他一直想方設法尋找,苦苦找尋了五年,最近才終於有了消息。
那名女子名叫宋娉婷,至今未嫁。
不過因為跟他當年發生關係,未婚先孕,生下一個女兒,取名宋清清。
陳寧心中暗暗的想:娉婷、清清,你們這些年受苦了。
我這次回來,一定要讓你們苦盡甘來,給你們母女一個璀璨的未來。
……
天姿公司,會客室。
身穿職裝套裙,打扮得幹練而漂亮的宋娉婷,正在跟客戶黃得志談合同。
此時,她俏臉佈滿憤怒的瞪著這個臃腫男子,羞憤的拒絕道:“對不起,黃老闆,你的要求我做不到,我不是那種為了業績而出賣自己的人。”
她說完,轉身要走。
黃得志伸手攔住宋娉婷的去路,笑眯眯的說:“宋小姐何必生氣,我不就是讓你穿你們公司最新款的幾套情侶內衣,讓我鑒賞鑒賞,看看效果嘛!”
“話我擱在這裏,如果你原意穿給我看。我滿意之後,立即下五千萬的訂單。”
“另外,我私下再獎賞你一百萬,怎麼樣?”
宋娉婷憤怒道:“黃老闆,請你放尊重點!”
黃得志冷笑起來:“尊重?”
“整個中海上流社會,誰不知道你這個宋家小姐未婚生子的事情呀,你還裝什麼冰清玉潔?”
宋娉婷臉色煞白,未婚生子這件事,是她心中永遠的痛,也讓宋氏家族蒙羞。
她最忌別人說,沒想到黃得志竟然當面說她痛處。
她粉面含霜:“我私人生活不需要跟你多作解釋,至於我們公司跟你的合作,也到此為止,失陪!”
黃得志望著靚麗動人的宋娉婷,又看看會議桌面上幾套情侶內衣,笑道:“宋小姐,我黃某看上的女人,從沒有得不到的。如果你不識抬舉,那就別怪我不憐香惜玉了。”
隨著黃得志的話音落下,他身後的兩個保鏢,已經滿臉壞笑的一左一右包圍了宋娉婷。
宋娉婷驚怒交加:“你們想幹什麼?”
黃得志笑道:“我愛慕宋小姐,想跟宋小姐玩點情趣。宋小姐不識趣,那就別怪黃某粗魯了。”
宋娉婷聞言臉色變得極為難看,她忽然朝著門口沖去,想要逃出去。
可是卻被黃得志兩個手下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拽住了。
宋娉婷顫聲叫道:“救命,來人,救命啊……”
黃得志獰笑的說:“哈哈,我故意挑即將下班的時間過來的。這個時間點,你們公司的員工們早已經下班走了,現在你就是喊破喉嚨,也沒有人會來救你的。”
宋娉婷沒想到黃得志這麼卑鄙,淚水在眼眶裏打轉,絕望而無助。
黃得志望著被他兩個保鏢按住雙手的宋娉婷,淫笑道:“不要哭,哥哥我來疼你了……”
話語未落,忽然轟隆一聲巨響。
會客室的門被人整塊踹飛,重重的砸在黃得志等人面前,把眾人嚇了一大跳。
一個身材挺拔,劍眉星目的男子走了進來,正是陳寧。
宋娉婷見到陳寧,身體猛然一顫,是他!
剛才差點被黃得志侮辱,她都強忍著沒有落淚。
此時見到陳寧,眼眸中的淚水卻再也控制不住,斷了線般滑落。
陳寧見到她落淚,這些年心冷如鐵的他,竟然情不自禁的感到一陣揪心的痛。
五年前,她救了他。
他卻在醉酒的情況下,強行跟他發生了關係。
這五年來,陳寧一刻都沒有停止尋找她的下落。
她每晚出現在他夢中,這五年,她已經不知不覺成為陳寧心中最刻骨銘心的女人。
陳寧跟宋娉婷再次見面,彼此眼神都格外複雜。
黃得志的聲音,卻硬生生的打斷兩人的思緒,他打量著身穿一身普通衣服的陳寧,惡狠狠的問:“小子,你誰啊?”
陳寧看都不看黃得志一眼,他眼裏只有宋娉婷,沉聲說:“跟我走!”
宋娉婷淚如雨下,不斷的搖頭後退。
這傢伙五年前強行佔有了她,讓她未婚生子,她自己都不知道這幾年是怎麼從別人的鄙夷譏笑中撐過來的。
現在,這傢伙見到她第一句話,就是強勢的命令她跟她走,他把她當成什麼了?
黃得志的好事被陳寧打攪,現在還聽到陳寧說要帶走宋娉婷。
他怒道:“小子你是在找死,王強、張力,給我打斷這傢伙的腿!”
“是,老闆!”
兩個身穿高大的保鏢,惡狠狠的朝著陳寧撲來。
砰砰兩聲,陳寧閃電般踢出兩腳,直接把兩個保鏢踢得倒飛出去,重重的摔在地上。
兩個保鏢都是胸膛深深下陷,肋骨全斷,當場昏迷。
陳寧踢翻兩個保鏢之後,冷冷的朝著黃得志走過去。
黃得志沒想到陳寧身手這麼強,他色厲內荏的喝道:“你想幹什麼?”
“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是明大集團的老闆,黃得志!”
“在整個中海市,沒有人敢得罪我,得罪我的下場都死得很慘。”
陳寧走到黃得志面前,冷冷的問:“廢話都說完了嗎?”
黃得志傻眼,本想搬出身份威嚇陳寧,但沒想到卻換來陳寧這麼一句話,在中海竟然有人不怕他?
陳寧抬起腳,狠狠的踢在黃得志的左腳上。
哢嚓,一聲骨頭斷裂聲響起!
黃得志的左腳骨頭直接被陳寧踢斷,他發出淒厲的哀嚎,滿地打滾。
陳寧視若無睹,朝著滿眼震驚的宋娉婷走過去,聲音比剛才柔和了許多:“跟我走?”
“我不!”
她咬著嘴唇拒絕,她原諒不了他。
就是這個惡魔,徹底改變了她的人生。
“五年前那晚之後,我到處找你,找了足足五年,現在你別想再逃。”
陳寧說完,霸道的把她直接攔腰抱起,大步離開。
陳寧強行把宋娉婷從天姿公司抱走。
宋娉婷沒有掙扎,似乎認命了。
只有眼淚不斷的從她眼眸流出,陳寧忍不住又心疼了。
是不是,當初他身中媚藥,在意識不清情況下,強行跟她發生關係,她也是這樣無助而絕望的流淚?
陳寧從天姿公司大廈出來,他才不忍心的把宋娉婷放下。
平日素來不懂溫柔為何物的他,第一次對一個女人柔聲的說道:“給我一個機會彌補你們母女,可以嗎?”
宋娉婷抬起頭,眼睛裏終於恢復了一點生機,不過她依舊閉緊嘴唇沒有說話。
陳寧又說:“就算是為了女兒的幸福也好。”
提起女兒,宋娉婷立即重新變得堅強起來。
再柔弱的女人,為母則剛。
她望著陳寧,陳寧眼神堅毅真誠。
良久,她終於開口:“好,我給你一個機會。不是因為我原諒你,而是因為我女兒需要一個爸爸。”
“你可以跟女兒相認,也可以搬進我家住,給她父愛。”
“不過,我要說清楚的是,我讓你跟女兒相認,並不代表承認你是我的老公,你明白嗎?”
陳寧清楚宋娉婷的意思,她是為了女兒的幸福而妥協,答應讓他跟女兒相認。
但她不會跟他相愛,彼此不是真正的夫妻。
陳寧知道這些年,宋娉婷受了太多太多的委屈,心結不是一時半刻就能夠解開的。
他同意:“我答應你。”
……
彼時!
金蘋果幼稚園,中班1班。
一個穿著白色連衣裙,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正怯生生的坐在教室靠窗的位子上。
她眼睜睜的看著周圍的小朋友,一個個的被爸爸高高興興的接走。
她眼眸裏充滿了羡慕,喃喃自語的說:“如果,清清的爸爸什麼時候回來就好了。”
同桌是個圓頭圓臉的小胖子,小胖子聽到她的話,立即就嘲笑的說:“宋清清你少做夢了,全班都知道你沒有爸爸,我媽說你是野孩子!”
宋清清聞言瞬間急了,眼睛紅紅的:“不是的,我有爸爸,我媽媽說只不過是我爸爸去了很遠的地方,暫時不能回來而已。”
此時,周圍的小朋友們都湊過來了。
小胖子振振有詞的說:“你就是野孩子,沒有爸爸。”
宋清清眼淚在眼睛裏打轉,扁著嘴倔強的說:“不,我不是,我有爸爸……”
小胖子見宋清清要被他說哭了,他更得意了,叫囔的說:“你是,你就是野孩子。如果你不是野孩子,你有爸爸的話,為什麼你爸爸從不來幼稚園接你呢,你爸爸呢,在哪里呀?”
“我在這裏!”
門口傳來一個霸道的聲音,把教室內眾人的目光全部吸引過來。
只見一對夫婦從門外進來,男的相貌英俊,女的美麗動人,正是陳寧跟宋娉婷。
“媽媽!”
宋清清跑過來,拉著宋娉婷的手,眼睛卻望向陳寧,她語氣中透露著濃濃的期待,詢問道:“媽媽,他是清清的爸爸嗎?”
陳寧沒有等宋娉婷開口,就已經蹲身將宋清清抱起來,聲音難掩激動:“對,寶貝,我就是你爸爸。”
宋清清將信將疑,直到旁邊的宋娉婷點頭承認。
她才激動起來,小臉蛋因興奮而漲得潮紅,摟住陳寧的脖子,親熱的喊道:“爸爸!爸爸!爸爸!……”
陳寧抱著女兒,內心充滿了柔情,溫柔的一聲聲答應著。
宋娉婷在旁邊聽女兒喊爸爸喊得真切,心中忍不住一顫。
女兒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擁有父愛。
宋清清被陳寧抱著,她摟著陳寧的脖子,一口氣喊了好幾聲的爸爸才願意停下來。
幼小的心靈第一次感到如此幸福,如此驕傲。
她轉頭望向旁邊的小胖子,自豪的說:“看到沒有,我有爸爸,我不是野孩子。”
小胖子望著被陳寧抱著、滿臉幸福表情的宋清清,大聲的說:“他才不是你爸爸,我媽媽和我說,你媽媽偷男人,跟一個野男人生的你。”
宋娉婷知道這個小胖子是熊孩子,經常欺負女兒。
可她沒想到,這小胖子如此過分。
她再也忍不住,開口批評教育了小胖子一句:“小朋友,要懂得團結友愛,不可以說髒話,更不許欺負同學哦。”
宋娉婷的聲音不大,也不算嚴厲。
但小胖子卻哇的一聲,當場大哭起來。
“寶貝兒子,誰欺負你了?”
如同破鑼般難聽的聲音響起,一個身材臃腫,打扮得珠光寶氣的中年婦女,滿臉怒容的從教室門口進來。
這富態婦女,正是小胖子的母親,張太太。
小胖子見到媽媽來了,抬手指向宋娉婷,哭著說:“媽媽,她欺負我,她打我!”
“賤人,你敢打我兒子,老娘今天非抽死你不可。”
張太太怒衝衝的抬起右手,狠狠的朝著宋娉婷的俏臉扇去。
宋娉婷剛剛想要跟對方解釋,但沒想到對方這麼蠻橫,直接就打人。
猝不及防之下,她根本沒法躲開。
眼看對方手掌,就要落在她臉上。
可就在此刻,陳寧卻出手了。
陳寧左手抱著女兒,右手閃電般探出,一把抓住張太太的手腕。
張太太的巴掌距離宋娉婷的臉頰僅有幾釐米遠,卻硬生生的停住,沒法再向前分毫。
她還沒有回過神來,陳寧已經反手啪的給了她一記響亮的耳光。
這一巴掌打得她徹底懵了,剛剛在美髮店精心燙好的髮型,也成了雞窩。
她捂著臉龐,不敢置信的望著陳寧:“你敢打我?”
陳寧漠然道:“子不教母之過,你還搬弄是非,辱人清白,罪加一等,這一巴掌是教你做人。”
此時,幼稚園的老師從洗手間回來了。
老師沒想到她就離開一會兒,就發生了這麼多事情,連忙的過來道:“張太太你沒事吧?”
張太太回過神,如同被踩到尾巴的母老虎。憤怒的一把推開女老師,指著陳寧尖叫說:“你敢打我,你們給我等著!”
她說完立即打了個電話,過了短短的幾分鐘。
轟!
汽車引擎聲,車胎摩擦地面聲,從外面傳來。
兩輛黑色賓士,長驅直入,通過幼稚園校門都沒有絲毫減速,直到幼稚園教學樓前,才猛然急刹停下。
兩輛賓士豪車上,下來五個衣著光鮮的男子。
為首的那人,身材高大,滿臉橫肉,怒氣衝衝的帶著四個手下走進教室:“是誰欺負我老婆孩子?”
陳寧強行把宋娉婷從天姿公司抱走。
宋娉婷沒有掙扎,似乎認命了。
只有眼淚不斷的從她眼眸流出,陳寧忍不住又心疼了。
是不是,當初他身中媚藥,在意識不清情況下,強行跟她發生關係,她也是這樣無助而絕望的流淚?
陳寧從天姿公司大廈出來,他才不忍心的把宋娉婷放下。
平日素來不懂溫柔為何物的他,第一次對一個女人柔聲的說道:“給我一個機會彌補你們母女,可以嗎?”
宋娉婷抬起頭,眼睛裏終於恢復了一點生機,不過她依舊閉緊嘴唇沒有說話。
陳寧又說:“就算是為了女兒的幸福也好。”
提起女兒,宋娉婷立即重新變得堅強起來。
再柔弱的女人,為母則剛。
她望著陳寧,陳寧眼神堅毅真誠。
良久,她終於開口:“好,我給你一個機會。不是因為我原諒你,而是因為我女兒需要一個爸爸。”
“你可以跟女兒相認,也可以搬進我家住,給她父愛。”
“不過,我要說清楚的是,我讓你跟女兒相認,並不代表承認你是我的老公,你明白嗎?”
陳寧清楚宋娉婷的意思,她是為了女兒的幸福而妥協,答應讓他跟女兒相認。
但她不會跟他相愛,彼此不是真正的夫妻。
陳寧知道這些年,宋娉婷受了太多太多的委屈,心結不是一時半刻就能夠解開的。
他同意:“我答應你。”
……
彼時!
金蘋果幼稚園,中班1班。
一個穿著白色連衣裙,粉雕玉琢的小女孩,正怯生生的坐在教室靠窗的位子上。
她眼睜睜的看著周圍的小朋友,一個個的被爸爸高高興興的接走。
她眼眸裏充滿了羡慕,喃喃自語的說:“如果,清清的爸爸什麼時候回來就好了。”
同桌是個圓頭圓臉的小胖子,小胖子聽到她的話,立即就嘲笑的說:“宋清清你少做夢了,全班都知道你沒有爸爸,我媽說你是野孩子!”
宋清清聞言瞬間急了,眼睛紅紅的:“不是的,我有爸爸,我媽媽說只不過是我爸爸去了很遠的地方,暫時不能回來而已。”
此時,周圍的小朋友們都湊過來了。
小胖子振振有詞的說:“你就是野孩子,沒有爸爸。”
宋清清眼淚在眼睛裏打轉,扁著嘴倔強的說:“不,我不是,我有爸爸……”
小胖子見宋清清要被他說哭了,他更得意了,叫囔的說:“你是,你就是野孩子。如果你不是野孩子,你有爸爸的話,為什麼你爸爸從不來幼稚園接你呢,你爸爸呢,在哪里呀?”
“我在這裏!”
門口傳來一個霸道的聲音,把教室內眾人的目光全部吸引過來。
只見一對夫婦從門外進來,男的相貌英俊,女的美麗動人,正是陳寧跟宋娉婷。
“媽媽!”
宋清清跑過來,拉著宋娉婷的手,眼睛卻望向陳寧,她語氣中透露著濃濃的期待,詢問道:“媽媽,他是清清的爸爸嗎?”
陳寧沒有等宋娉婷開口,就已經蹲身將宋清清抱起來,聲音難掩激動:“對,寶貝,我就是你爸爸。”
宋清清將信將疑,直到旁邊的宋娉婷點頭承認。
她才激動起來,小臉蛋因興奮而漲得潮紅,摟住陳寧的脖子,親熱的喊道:“爸爸!爸爸!爸爸!……”
陳寧抱著女兒,內心充滿了柔情,溫柔的一聲聲答應著。
宋娉婷在旁邊聽女兒喊爸爸喊得真切,心中忍不住一顫。
女兒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擁有父愛。
宋清清被陳寧抱著,她摟著陳寧的脖子,一口氣喊了好幾聲的爸爸才願意停下來。
幼小的心靈第一次感到如此幸福,如此驕傲。
她轉頭望向旁邊的小胖子,自豪的說:“看到沒有,我有爸爸,我不是野孩子。”
小胖子望著被陳寧抱著、滿臉幸福表情的宋清清,大聲的說:“他才不是你爸爸,我媽媽和我說,你媽媽偷男人,跟一個野男人生的你。”
宋娉婷知道這個小胖子是熊孩子,經常欺負女兒。
可她沒想到,這小胖子如此過分。
她再也忍不住,開口批評教育了小胖子一句:“小朋友,要懂得團結友愛,不可以說髒話,更不許欺負同學哦。”
宋娉婷的聲音不大,也不算嚴厲。
但小胖子卻哇的一聲,當場大哭起來。
“寶貝兒子,誰欺負你了?”
如同破鑼般難聽的聲音響起,一個身材臃腫,打扮得珠光寶氣的中年婦女,滿臉怒容的從教室門口進來。
這富態婦女,正是小胖子的母親,張太太。
小胖子見到媽媽來了,抬手指向宋娉婷,哭著說:“媽媽,她欺負我,她打我!”
“賤人,你敢打我兒子,老娘今天非抽死你不可。”
張太太怒衝衝的抬起右手,狠狠的朝著宋娉婷的俏臉扇去。
宋娉婷剛剛想要跟對方解釋,但沒想到對方這麼蠻橫,直接就打人。
猝不及防之下,她根本沒法躲開。
眼看對方手掌,就要落在她臉上。
可就在此刻,陳寧卻出手了。
陳寧左手抱著女兒,右手閃電般探出,一把抓住張太太的手腕。
張太太的巴掌距離宋娉婷的臉頰僅有幾釐米遠,卻硬生生的停住,沒法再向前分毫。
她還沒有回過神來,陳寧已經反手啪的給了她一記響亮的耳光。
這一巴掌打得她徹底懵了,剛剛在美髮店精心燙好的髮型,也成了雞窩。
她捂著臉龐,不敢置信的望著陳寧:“你敢打我?”
陳寧漠然道:“子不教母之過,你還搬弄是非,辱人清白,罪加一等,這一巴掌是教你做人。”
此時,幼稚園的老師從洗手間回來了。
老師沒想到她就離開一會兒,就發生了這麼多事情,連忙的過來道:“張太太你沒事吧?”
張太太回過神,如同被踩到尾巴的母老虎。憤怒的一把推開女老師,指著陳寧尖叫說:“你敢打我,你們給我等著!”
她說完立即打了個電話,過了短短的幾分鐘。
轟!
汽車引擎聲,車胎摩擦地面聲,從外面傳來。
兩輛黑色賓士,長驅直入,通過幼稚園校門都沒有絲毫減速,直到幼稚園教學樓前,才猛然急刹停下。
兩輛賓士豪車上,下來五個衣著光鮮的男子。
為首的那人,身材高大,滿臉橫肉,怒氣衝衝的帶著四個手下走進教室:“是誰欺負我老婆孩子?”

.................................................. ..
👇👇👇 點擊“下載”按扭,下載APP,更多免費精彩內容等你來看

Basic Info of Top 3 Ad Creative

  1st 2nd 3rd
Duration 206 174 174
Popularity 997 986 986
Dimensions 1200 x 675 1200 x 628 1200 x 628
Creative Type Image Image Image
Network Audience Network Messenger Audience Network
Related Ads 1 1 1
Countries Macau,Austria,Bangladesh,Netherlands,Mongolia,Iraq,United Arab Emirates,Ireland,Brazil,Lithuania,Puerto Rico,Argentina,New Zealand,Mexico,Spain,Paraguay,Japan,Bahamas,Brunei Macau,Taiwan,Hong Kong Macau,Taiwan,Hong Kong
Language 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Traditional)

Through the above analysis, we can see that the most effective channel for 樂多小說 in recent advertising is Audience Network, and the main creative type is Image.

In conclusion: The above is a free 樂多小說's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analysis report. To do a good job of advertising, long-term accumulation is required. we need to constantly check the latest trends and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data. With the use of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tools SocialPeta, we can improve our ROI,and make competitor‘s fans ours. I hope that this ad creative analysis report will allow you to gain more.

If you want to check the relevant intelligence analysis of other apps similar to 樂多小說, you can click the app name below to view related repo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