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小說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Ad Analysis by SocialPeta

SocialPeta
SocialPeta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is the first step in our marketing intelligence work and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parts. Only when we understand the details of our competitors can we formulate a correct and effective marketing strategy.

In this report, SocialPeta analyzes the 特色小說’s ad analysis from multiple aspects and helps you see the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of top grossing apps 特色小說.

Now, I’ll tell you how to gain a competitive advantage by SocialPeta.

1. Basic Information of 特色小說

App Name : 特色小說

Logo

特色小說-SocialPeta

OS : iOS

Network : Facebook,Audience Network,Messenger

Developer : Nanjing light reading information technology co. LTD

Publisher : SmartNews: World Breaking News,POTO - Photo Frames & Collage,Fotor - Photo Editor & Collage,Video Editor with Music Star,GulogGratis: Køb & sælg,Un día más culto,开箱模拟器 for 皇室战争,MakeupPlus

Total creative ads during the time period : 1,363

Duration : 230

Popularity : 107,787

2. 特色小說’s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what is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is the most important part of our marketing. Only when we fully understand the overall situation of our competitors and the market can we make accurate judgments.

Before advertising, we usually use various tools, such as SocialPeta, to check the details of competitors’ ads. In this report, we will analyze the recent advertising performance of advertiser 特色小說 in detail to understand its advertising strategy.

Trend of Category

There are many types of creatives. We mainly analyze the trend of the ad creative category of 特色小說 in the recent period. As of 2020-09-07, among the 特色小說‘s ad creative, the Html category’s proportion is 0.0%, Video category’s proportion is 0.0%, Playable Ads category’s proportion is 0.0%, Image category’s proportion is 12.5%, Carousel category’s proportion is 87.5%.

Ad Network Analysis

The network that SocialPeta monitors can cover almost all mainstream channels in the world. Understanding the competitor’s advertising channels is the first step in marketing work. According to the analysis of SocialPeta, we can see that in the date of 2020-09-07, 特色小說’s the proportion of networks impressions are placed like this:

Facebook’s proportion is 100.0%,

’s proportion is ,

’s proportion is ,

’s proportion is ,

’s proportion is .

In the date of 2020-09-07, 特色小說‘s network with the most ads is Facebook and its proportion is 100.0%.

3. Top 3 Ad Creative Analysis of 特色小說

This is the detailed information of the top three ad creatives with the best performance among all ad creatives of 特色小說. We can see some advertising trends.

Top 1 Ad Creative of 特色小說

Ad Details :

Headline :特色小說

Text :“厲太太,你胃癌已到晚期,不及時治療,可能活不過十個月,請做好心理準備。” 末笙不敢相信,一次體檢把自己推到鬼神身邊。 她這一生只剩下最後十個月。...

Top 2 Ad Creative of 特色小說

Ad Details :

Headline :特色小說

Text :“厲太太,你胃癌已到晚期,不及時治療,可能活不過十個月,請做好心理準備。” 末笙不敢相信,一次體檢把自己推到鬼神身邊。 她這一生只剩下最後十個月。...

Top 3 Ad Creative of 特色小說

Ad Details :

Headline :穿越成宰相庶女的施落,還沒過一天好日子,就被老皇帝賜給貶為庶人雙腿殘廢的衛家小王爺…

Text :施落睜開眼睛,就看到破舊的房頂和布簾做的床幔。 這是哪兒。 “下次想死沒人會救你!” 冰冷的聲音傳來,順著聲音看過去,就見一個極其英俊的男人坐在旁邊,劍眉星目,鼻子高挺,薄薄的嘴唇緊抿著,正冷漠的看著她。 施落猛地坐起來,看了一眼四周。 古樸的房子,古裝的男人。 施落在自己的大腿上狠狠的捏了一把,疼得想死,不是做夢,那麼問題來了。 “我是誰。我在哪兒。” 施落記得她是去種植基地考察的,回來的途中看到一座古怪的廟就想去看看,可是車出了問題,刹車失靈,一頭栽下了懸崖… 施落心一沉,幾乎不敢相信發生的事。 她跳下床,跑到木桌前,拿起桌上的銅鏡一照就看到一張完全陌生的臉。 十幾歲的小丫頭,皮膚倒是挺白,五官也很俊俏,長長的頭髮披散著,和以前的自己完全不同。 施落愣了半晌,才不得不接受這個現實,她在另一個人身上重生了。 “哼!” 一聲冷哼。 施落抬頭看著面前的俊美男人,正想說話,腦中忽然閃過一些畫面,她一下子就叫出了他的名字。 “衛琮曦!” 隨之而來的便是那些斷斷續續的回憶片段。 她現在所在的朝代叫大周,而原主和她同名同姓,也叫施落,父親當朝宰相施天意,遺憾的是,施落只是個庶女。 面前這位冷臉帥哥居然是她的丈夫,衛琮曦。 衛琮曦的父親衛蕭是大周的開國之臣,老皇帝親封的西北王,衛琮曦從前則是西北有名也是名滿京城的衛小王爺。 後來,據說是西北王謀反,被皇帝一舉拿下,衛蕭一家都被處死,衛琮曦因為當時在西北打仗,立了功,斷了腿,才免了一死,儘管如此,老皇帝為了羞辱他,下令將他貶為庶人,還將在京城聲名狼藉的施家三小姐施落許配給了衛琮曦。 施落是典型的沒腦子,在京城就是大家眼中的笑話,雖然是個庶女,卻也是個小姐。 被許配給衛琮曦後,她受不了衛琮曦是個殘廢,又過不了苦日子,三天兩頭的和衛琮曦鬧,張口閉口都管衛琮曦叫死瘸子。 一個月前,原主看上了鎮子裡的一個秀才,為了和秀才在一起,便想著讓衛琮曦休了她,可是衛琮曦不肯,原主作死跳了河,沒救過來。 施落現在真的很失落,忍不住抬頭看了一眼,只見衛琮曦坐在輪椅上,冷漠的看著她,臉上是毫不掩飾的厭惡和憤怒。 施落乾笑了一聲,不知道該怎樣形容此刻的心情,不過她是個樂觀的人,既來之則安之,既然老天給了她一次重活的機會,她就該感到慶倖。 而且,衛琮曦真的很帥,她也不算吃虧。 施落很快整理好心情,然後站起來,捋了捋頭髮,她不會整理這麼長的頭髮,四處看了下,桌子上居然有根金簪子,她欣喜的跑過去,雙眼放光,然後小心的將簪子揣進了懷裡,反正她也不會用,留著還能賣錢呢。 簪子放好,施落翻箱倒櫃最後找出一個舊了的髮帶,將頭髮綁好,回頭,發現衛琮曦依舊那麼冷冰冰的看著她。 她暗暗歎了口氣,忽然覺得輪椅上的衛琮曦有些可憐,家人慘死,忽然之間,高高在上的小王爺,被人踩到了泥裡,還攤上了原主這麼個極品… “休書我不會寫,你想死隨時都可以,生是衛家人,死也是衛家的鬼!”衛琮曦冷漠的說。 施落乾笑了一聲,她現在還不能離開衛琮曦,雖然衛琮曦處境艱難,可是她一個被休了的女人出去怕只有死路一條,目前只有跟著衛琮曦才有生路。 至於以後,等她有了能力,在離開也不遲。 “我不會走了,留下來照顧你!”施落開口。 衛琮曦眯著眼睛明顯不信,看她還能耍什麼花樣。 施落知道原主之前性格惡劣,衛琮曦肯定不那麼信她,而且她怕一下子反應的太多,惹衛琮曦懷疑,也不敢多說。 “那就好,記住自己的身份!”衛琮曦說著推動了輪椅,想出去。 他的動靜太大,施落想不注意他都難。 她皺了皺眉。 衛琮曦的輪椅很簡單,幾根木頭做的,椅子的輪子也是木頭疙瘩,若是平地還好,偏偏現在的地上有原主之前摔過的東西,卡住了輪子,衛琮曦推了幾下,推不動,他煩躁的又用力去推,輪椅不穩,就朝一邊倒去。 等到施落回過神來,衛琮曦已經翻倒在地,人掉在地上,手被地上的破茶杯割出一道口子,鮮血直流… 施落嚇了一跳,也顧不得什麼,跑過去,抓起他的手。 衛琮曦的手指白皙修長,手掌卻有很厚的老繭,都是以前握兵器後來推輪椅留下的。 此刻他的手掌被割出一道一寸長的口子,茶杯的碎片還在肉裡,粉色的皮肉翻出來,看的施落心一抽一抽的。 “走開!”衛琮曦厭惡的抽回手,因為用力,疼得臉都白了,彷彿施落是什麼洪水猛獸。 施落也不管他,從櫃子裡拿出一塊破布,又倒了一碗清水,走到衛琮曦身邊,蹲下,從新抓起他的手,沉聲道:“別動!” 不知道為什麼,衛琮曦就真的沒動。 施落道:“可能有點疼,忍著點。” 衛琮曦沒有回答,只是眯著眼睛看著她。 施落沒空管他的眼神,她拔出碎片,用清水沖了傷口,又小心的給為衛琮曦包紮好傷口,擦了擦額前的汗,一抬頭就發現衛琮曦幽深的黑眸直直的盯著她。 “我扶你起來!”施落低頭,不太敢看他的眼睛。 衛琮曦沒有拒絕,他倒是要看看,這個女人又要耍什麼花樣。 衛琮曦快一米九了,身體結實,看著很瘦,但是份量不輕。 施落廢了好大的力氣把他放回輪椅,看了看,又皺眉。 那把簡易的輪椅車輪那邊已經摔變形了,根本不能在用了。 她歎了口氣,擦了擦臉上的汗道:“輪椅壞了,你床塌上歇一會吧!” 衛琮曦沒說話。 施落沒空管他,等把他轉移到床塌上,她已經氣喘吁吁。 本來剛剛落水,現在又廢了這麼大力,她一點力氣都沒有了。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開口:“衛琮曦,有吃的嗎。” 衛琮曦從剛才開始一直在觀察施落,他總覺得這個女人從醒來後就開始變得不一樣了,無論是行為,動作,還是眼神,都好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若是換作以前,她張口閉口都是叫他死瘸子,這無疑是在衛琮曦的傷口撒鹽,不僅如此,她從來不許衛琮曦碰她,更別說處理傷口了,衛琮曦有一次燙傷了,她都能站在眼底笑著嘲諷他是個廢物甚麼都做不了,活該被燙傷! 要不是擔心她死了老皇帝又換人來,比起這個沒腦子的施落,萬一換個心眼多的發現什麼,衛琮曦早就弄死她了。 施落沒注意衛琮曦想什麼,她餓的兩眼發黑,腦子裡想的都是吃的。 “廚房有!”衛琮曦終於開口。 施落高興的站起來,出門,映入眼簾的雜亂破敗的院子,東西兩邊各有一間小屋,東邊的是廚房,西邊的則是雜物房,兩間正房一間施落住,一間衛琮曦住。 施落到了東邊的廚房,欲哭無淚,屋子裡十分簡陋,一口大鍋,幾個破碗,一口水缸,還有兩個破了的缸,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她揭開鍋蓋,裡面只有野菜糙米粥。 她的記憶裡原主不是乾活的主,好吃懶做,大部分活都是殘廢了的衛琮曦在做,燒火夠不著,他就趴在地上做,至於其他的活也全靠衛琮曦,以及隔壁的一對老夫妻幫忙。 原主除了辱罵衛琮曦,就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在外面勾引人… 施落忽然有點心酸的看了看正房的方向。衛琮曦也不過二十歲,經歷了人生的巨大苦難,還要忍受原主的脾氣,實在是可憐。 施落老阿姨心氾濫,覺得自己既然佔據了原主的身體,就該代替原主對衛琮曦好一點補償他。 鍋裡的粥只有兩碗,施落端著進了正房,看到衛琮曦還坐在床塌上,安安靜靜的,臉上沒什麼表情,可眼神卻透著無限的哀傷,應該是回憶起什麼不好的事。 聽到她進來,衛琮曦收斂了神色,冷漠的看著她。 施落暗暗歎了口氣,把其中一碗粥端到他面前:“給!” 衛琮曦沒接,而是冷聲道:“你又想耍什麼花招。別以為毒死我,你就能和那個秀才在一起了!” 施落一怔,又好氣又好笑。 他怕她下毒。 不過按照原主的性格也真能辦出這樣的事情來。 她端起粥自己喝了一口,才放在衛琮曦面前:“沒下毒,你也餓了,吃點吧!” 說完自己走到桌邊吃自己那碗。 粥一入口,施落的那強烈的食慾強行被趕走了一半。 她無法形容的難吃,野菜泡的時間長了成了黑綠色,而粥裡面還有黑色的穀殼,米又糙又硬,無法形容的味道讓施落忍不住皺眉。 衛琮曦看著她,他倒是要看看這個女人能裝到什麼時候,這麼難吃的東西,她恐怕又要摔碗發脾氣了。 想想也很可笑,這種東西放在以前,無論是身為小王爺的衛琮曦還是宰相千金的施落都不會吃,可如今卻成了他們保命的口糧。 施落只是猶豫了一瞬間就吃了,她實在是太餓了。 狼吞虎嚥的吃完,發現衛琮曦正盯著她,她看了下衛琮曦的手,以為他手疼不能吃。 便走過去,端起碗,舀了一勺子,放在衛琮曦嘴邊:“吃吧!” 衛琮曦一把打開,碗掉在地上摔了個粉碎,粥也灑了一地。 “你…” 施落有點生氣,但是很快她把怒氣壓了下來,她記得有一次原主就是將摻著老鼠屎的粥給衛琮曦吃,等衛琮曦吃完了,她才笑著把事實說了,衛琮曦後來吐的臉都白了,還生了場病,差點就一命嗚呼了。 施落扶了扶額頭,原主的人品真是太惡劣了。 她把地收拾乾淨,然後搬了把破椅子坐在床邊和衛琮曦大眼瞪小眼。 最後還是施落敗下陣來,因為她不開口,衛琮曦是不會主動開口的。 施落暗暗歎了口氣才說:“衛琮曦,以前的事是我不對,對不起!” 衛琮曦沒說話,顯然是以為她又想耍什麼花招。 施落知道讓她相信自己很難,只能以後慢慢來。 “不管你信不信,我決定改變自己跟你好好過日子!現在我去做飯,你有什麼事就叫我!”施落站起來出門。 衛琮曦看著她的背影,眼眸沉了下去。 好好過日子。 他還有日子可以過嗎。 施落再次進了廚房,簡單的收拾了下,把那個破缸都找了,找到了一點大米,幾根乾了的野菜,粥和野菜入鍋,廢了好半天勁點了火,終於煮了一碗糙米粥。 施落看著這粥都心酸,家裡的口糧都沒了,原主之前倒是沒受什麼罪,衛琮曦卻臉色蠟黃,看起來嚴重的營養不良,這麼下去不是個事,她必須想辦法弄點錢來。 施落忽然想到了那根金簪子,那還是原主死去娘給的,原主在府裡很不受待見,從小養成了扭曲變態的性格,才會對衛琮曦那麼折磨。 可是再艱難,她都沒有把簪子賣掉,可見這簪子對原主的重要。 只是… 施落覺得人都要餓死了,東西留著也沒有什麼用了。 一會兒出去把簪子賣了,先度過難關再說吧。 她把粥端進去,這回她怕衛琮曦又摔了,自己端著,拿了勺子舀了一口,自己先吃了,才又從新舀上,吹了吹放在衛琮曦嘴邊: “吃吧,沒毒!” 衛琮曦看著她。 施落只有十五歲,看著很小,皮膚白,瓜子臉,一雙眼睛又大又靈動,眼角有一顆美人痣,是個小美人胚子,三年前跟他來的時候只有十二歲,還是個黃毛丫頭,衛琮曦不是個刻薄的人,他雖然自己遭受了苦難,可是想著施落也可憐,又是被他連累,就想好好對她,把她養大了,她若是要走,他自然隨她。 可是施落做了什麼。 衛琮曦冷笑,她已經將他的善良耐心,消磨的一點都不剩。 現在她這麼惺惺作態,不過是緩兵之計,想來還是要和那個秀才勾搭,給自己戴綠帽子。 衛琮曦什麼都可以忍,這一點作為一個男人他絕對不能忍。 他本想說什麼,可是看到施落的樣子,他忽然沒了說話的心情,何況早上施落落水,他忙前忙後,如今也餓了,於是張嘴吃了。 兩個人誰也不說話,她喂一口,他就吃一口,屋子裡只有勺子和碗碰撞的聲音。 吃完了飯,施落收拾完碗筷,給衛琮曦倒了半碗水,家裡的最後一個茶杯已經被原主摔了,如今只能用碗喝水。 施落本來不想把和原主的不同表現的這麼明顯,可是這個家實在是太艱難,如果她不行動,恐怕她和衛琮曦很快就會餓死了。 “一會兒我去鎮子裡把這個賣了換點糧食!”施落忽然拿出金簪子說。 衛琮曦的目光落在簪子上,簪子做工很一般,換成以前,他家的大丫頭戴的都比這個好。 如今… 衛琮曦沒往下想,多想無益。 可是眼前的這根簪子他知道施落寶貝的很,怎麼會捨得拿出去賣。 施落看出他的想法,她說:“東西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先把它當了,以後有錢再贖回來!我們先把眼前的難關過了!” 衛琮曦也不知道想什麼,半晌,點了頭:“隨你!” 施落還想說什麼,抬頭對上他戒備嘲諷的眼神,知道他不信自己,可自己一時解釋不清楚,畢竟她和原主完全是換了個人操作,再怎麼裝也沒用。 其實就算衛琮曦懷疑也沒有什麼,人都快餓死還管那些做什麼。 施落見衛琮曦神情低落,忍不住問:“你自己在家可以嗎。” 她居然關心他自己在家可不可以。真是可笑,衛琮曦冷笑著別過頭,一點不想回答她。 施落自然明白他什麼意思,微微歎氣,又問:“那你知道哪裡有當舖嗎。” “出門往西!”衛琮曦說完躺在了床塌上,背對著她,顯然不打算開口了。 施落收拾了下自己,看了一眼衛琮曦就轉身出了門。 他們所在的鎮子叫遠山鎮,地處西北,是榮城最大的鎮子,頗為繁華,鎮子上店鋪林立,酒樓紅館,好不熱鬧,只不過遠離衛家,更遠離京城,顯然,皇帝這麼做就是讓衛琮曦自生自滅,一個廢了雙腿的廢人,還娶了原主那麼個老婆,衛琮曦遲早得死。 施落不由的回頭看了一眼自家院子的方向,衛琮曦能堅持到現在,也算是堅強。 一路往西,很快到了比較繁華的路段,施落稍微一打聽,就找到了那家白家當舖。 她走進去,櫃檯的夥計抬了抬眼皮,看到施落的穿著就知道她不是有錢的主。 施落生前開連鎖店的,自然看得清夥計的臉色,她也沒在意,當舖這種地方,看碟下菜很正常。 施落把簪子放在桌上,她掂了掂,這根簪子不粗,連一兩都沒有,她不太明白目前的兌換價,可心裏大概是有數的。 夥計看了看那根簪子,也有了計較。 “姑娘,這根簪子做工一般,品相也不好,只能給你五兩銀子!” 施落笑了下。 夥計也乾笑了一聲:“姑娘,我說的是實話,本來金簪子就…” “八兩,可以就換,不行我再去別家看看!” 夥計一愣,心想哪有這麼講價的。 “姑娘,不是我壓價,實在是如今生意不好做,這個鎮子只有我們一家當舖,你去別的地方也是一樣的,這樣吧,你要誠心想當,六兩,不能在多了!” 施落想了想,一兩黃金其實最多也就能換十兩銀子,她這根簪子不到一兩,做工也很一般,夥計給的這個價也不算是太黑! “六兩半!”施落開口。 夥計有些無語,不由多看了施落一眼,覺得這人真是有意思,講價還真是講價,一句多餘廢話都沒有。 他搖搖頭:“死當還是活當。” 施落一怔,隨即想到她日後還要來贖回來,於是道:“活當!” 夥計道:“活當的話只能六兩,若是死當六兩半可以!” 施落知道夥計說的是實話,也不在多糾結,當即點頭,寫了契約,拿了錢就往外走出門時,正趕上一個人進門,兩人擦肩而過,那人不由多看了施落一眼,當然施落沒有察覺。 白修遠眯了眯眼睛,看著施落遠走的方向,最後笑了。 “少爺,您笑什麼呢。”夥計問。 白修遠想起幾年前見過一次施落,那時候和現在簡直不能對比,又想到了那位意氣風發,名滿西北的小王爺,忽然也有些感概。 “沒什麼!” 說完他看了看桌上的簪子:“她來當東西。” 夥計點頭:“就是這根簪子!“ 白修遠拿起來看了看,覺得普通的很,也沒了興趣,轉身往後堂去了。 施落拿著銀子出了門,有種身懷鉅款的感覺,看誰都像賊。 她問了幾個人,很快找到了這裡的集市,說是集市,其實是早市,如今已經過了中午,市場上沒幾個攤販,菜也沒有幾個好的,施落看了一圈,最後在一個老婦人攤位前停了下來。 老婦人又胖又黑,屬於典型的農村婦人,不過看面相很和善,她面前是一堆蔫了的菜,好幾種,堆在一起,賣相雖然不好,可量不少。 “大娘,這菜怎麼賣。”施落問。 老婦人被太陽曬的昏昏欲睡,忽然聽到有人問菜,當即來了精神:“三文錢都拿走!” 施落沒想到這麼便宜,一口氣全要了。 老婦人本以為這些菜賣不出去,沒想到真賣了,而且看施落年輕面善,便說:“姑娘,我侄兒那還有雞你要不。” 施落一怔:“自家養的嗎。” 問完她覺得問了句廢話,古代沒有飼料什麼的,雞都是原生態健康雞,味道鮮美,肉質緊緻,一定很好吃。 她咽了嚥口水:“要!” 老婦人笑的眼睛都彎了,讓施落等一會兒,很快將一個青年男人帶到她面前。 施落一見那侄兒怔了一下,這人又高又壯,長得還黑,站在面前跟座小山似的。 施落不由的想到了衛琮曦,衛琮曦也高卻很結實,屬於脫了有肉穿衣顯瘦的類型,加上那張臉,可以想到,他曾經是多麼的意氣風發,想必也是無數女孩心中的夢。 施落有些走神,連老婦人叫她都沒聽到。 “姑娘。” 施落回過神,心虛的笑笑:“這雞怎麼賣的。” “三十文一隻,五十文兩隻!”老婦人說道。 施落不太知道雞的行情,不過她側頭看到筐子裡的兩隻大公雞,覺得三十文兩隻真不算貴,便痛快的付了錢。 老婦人見東西都賣了,笑的合不攏嘴。 “姑娘,你住哪兒,我讓大柱給你送家去。” 施落覺得要買的東西很多,自己的小身板根本拿不回去,當即道:“大娘,我還有一些東西要買,可不可以麻煩大柱哥幫我拿一下別的東西!” 說完施落又補充:“我會付工錢!“ 一聽有工錢,大娘臉上一喜:“不麻煩不麻煩!這有什麼,大柱有的是力氣!” … 三個人便在集市逛,好在這邊的鋪子都擠在一起,買東西很方便。 聊天中得知,眼前的老婦人姓蔡住在十裏外的小劉村,蔡大娘中年喪夫,夫家就留下這麼一個侄子,蔡大娘自己也有個兒子,眼下年限還好,蔡大娘他們的日子過的還算不錯。 施落在蔡大娘的指引下,又買了些生活必備品,一些米麵油調料什麼的,最後路過陶器店的時候,她想給自己和衛琮曦買個茶杯,可是看了一下,這裡最便宜的茶杯都要二十文一個,她還真是捨不得。 蔡大娘看出她的猶豫,笑道:“其實不用陶器的,這玩意精貴,我們莊戶人家用不起!” “誰說不是呢!”施落歎了口氣,沒想到自己會有兩個茶杯都捨不得買的一天。 蔡大娘說:“前面不遠有個小店,裡面賣竹杯子,又結實又便宜!” 施落眼前一亮:“我們去看看!” 很快到了蔡大娘說的小店,施落一進屋,眼睛都亮了,店裡不僅有竹杯子,還有竹筐,籃子,甚至還有一張竹椅子,做工精美,而且都是純手工製作,在後世得花大價錢。 老闆是個中年人,一看就很精明,見施落有意買,就把價錢說了。 “竹椅四十文,一個竹筐兩個竹籃八文,加上兩個茶杯,總共是五十文!” 蔡大娘拉了拉施落,她沒想到這東西這麼貴,比她的兩隻大公雞都貴了。 施落也覺得貴,雖然這些放在後世不貴,可是眼下,確實是有些高了。 老闆看出她猶豫了,便說道:“姑娘,這竹椅是從外地運過來的,再說你看看這手工…” 說完他補充:“你若是誠心想買,我再送你兩個杯子!” 施落猶豫了下就決定買了,她想到了衛琮曦,家裡那幾個破板凳實在不舒服,衛琮曦常年只能坐著,一定很不舒服,這竹椅子邊框是硬竹子,中間卻是軟藤條,坐起來很舒服… 想到衛琮曦,施落就下了決心:”買了!” “好嘞!”老闆高興,說可以派夥計送過去。 施落告訴老闆地址,就出了門。 她今天也買了不少,而且確實累了,決定先回家,改天再出來。 蔡大娘還在心疼那把椅子的錢,嘀咕道:“這自己做一把木頭椅子也用不了多少錢,一把竹椅子就能賣四十文!” 施落聽她嘀咕,想到了媽媽,媽媽以前活著的時候就是,無論施落給她買什麼,她都覺得貴,要念叨好一段時間,施落當時覺得煩,可是後來媽媽不在了,她才後悔當初沒有對媽媽好一點。 施落歎了口氣,收回思緒。 “大娘,你認識會做椅子的人嗎。” 蔡大娘點頭:“我們村裏李木匠手藝就很好,好多姑娘出嫁都是他給打的傢俱!” 施落想給衛琮曦重新打一把輪椅。 “那能定做嗎。” “能!”蔡大娘看了施落一眼:“施落啊,不是大娘說你,這過日子要學會節省,你這也太大手大腳的了!” 施落知道她老毛病犯了,只是笑道:“大娘說的是,這不我丈夫病了,我就想讓他吃的住的好一點!” 蔡大娘一聽,知道人家可能也有難處,就不在多說了。 “對了大娘,你什麼時候再來。你家還有別的東西賣嗎。另外我還想定做一把椅子,我回去畫個圖紙想拜託你交給李木匠。” 蔡大娘一聽就知道施落的意思,當即笑道:“我們村裏別的沒有,雞蛋,菜蔬不少,還有自家養的雞鴨什麼的,對了,你要雞蛋嗎。“ 施落點頭:“要!” 農家土雞蛋和後世的飼料雞可不一樣,味道好營養還高。 蔡大娘高興的合不攏嘴,於是便和施落約定三天後在集市的老地方見。 三個人回到家,施落一推門就看見衛琮曦坐在屋子外的臺階上,應該是爬出來的,身上都是土,早上受傷的手又滲出了鮮血,他一臉蒼白的看著門口,看到施落,雖然神色還是冷冰冰的,可是施落看到他似乎暗暗鬆了口氣。 他是怕她走了不回來了。 蔡大娘察言觀色,看出施落相公不高興,和劉大柱放下東西,並沒多說什麼。 施落多付了他們三文錢,蔡大娘連說不要,施落非要給,蔡大娘也就收了。 蔡大娘他們走後,施落走過來,炫耀一般的把東西放在衛琮曦面前:“我們今天晚上吃雞好不好!” 聰明如她,自然看出衛琮曦不高興,可是她不明白他為什麼生氣。 衛琮曦冷哼一聲:“事出有異必為妖,你想幹什麼。” 施落又好氣又好笑:“毒死你,改嫁行不行。” 衛琮曦一怔,隨即冷笑:“你跟過我衛琮曦,想改嫁怕是難了,這輩子你都翻不了身了!” 說完他不解氣似的又說:“我聽說賈秀才訂婚了,你可以死心了!” 施落一怔,腦海中搜索了一會兒,才想起賈秀才是誰,原主就是為了他,才跳河,想讓衛琮曦休了自己,好改嫁。 她暗暗吐了吐舌頭,原主真是害人不淺啊。 “是是是,我死心了,這不就要和你好好過日子了!“施落說完忍不住打量了一下衛琮曦。 “看什麼。” 衛琮曦對別人看他腿的事十分不滿,不過這幾年被施落整日的罵他也就沒那麼脆弱了。 眼下看施落的樣子,估計又要侮辱他了。 沒想到施落卻說:“你怎麼爬出來的。手都傷成這樣了不知道嗎。” 衛琮曦一愣,低聲道:“還不都是你!” 又不是她叫他爬出來的。 施落懶得和他計較,她餓死了,中午那碗稀飯早就消化了,此刻她覺得自己能吃下一頭牛。 而且這個不省心的衛琮曦,自己現在真沒有力氣把他扶回屋了。 好在,她剛想完,那邊竹器店的夥計就把竹椅送來了。 施落指揮夥計把椅子放在院子裡,付了剩下的錢,夥計很快就走了。 衛琮曦看著椅子,沒什麼表情,似乎對什麼都不太關心。 施落覺得這樣下去不行,不管怎麼樣,要讓衛琮曦不自暴自棄才行。 她把椅子搬到房檐下,看了看衛琮曦:“你能起來嗎。” 衛琮曦冷笑:“你又想耍什麼花招。” 施落覺得無語,衛琮曦現在像個刺蝟,渾身戒備,只要她一有動作,他都覺得她要害他。 “地上涼,你坐著會生病,到時候我還得照顧你!“ 衛琮曦冷哼:“你什麼時候照顧過我!” 施落被噎了回來,確實,原主一天都沒有照顧過他。 “管你,你死了,我就改嫁!” “你…” 衛琮曦憋著氣,最後自己用手支起來,準備了爬到椅子上。 施落見他手上又開始流血,樣子十分狼狽,她於心不忍,走過來不管他願不願意,把他扶在椅子上坐好,這才鬆了口氣。 “不行了,我餓死了,先去做飯,吃麵行不行。我買了一點白麵!” 本來想燉雞肉的,可是施落實在太餓了,她覺得不等雞燉好,她就會餓死,所幸先吃碗麵墊補墊補,大公雞留著明天燉。 衛琮曦沒說話。 施落沒管他,把從蔡大娘那買的菜,以及在集市上買的米麵什麼的拿進了廚房。 她今天確實買了不少東西,調料什麼的也都有,施落前世開的是餐飲連鎖,她本身也是個吃貨,在她看來,民以食為天,人只有吃好喝好,才有力氣做別的,所謂飽暖思淫欲就是這個道理。 她抓了一把白麵,和好面,才發現家裡沒有擀麵杖,施落苦笑了一下,好在面和的硬,可以做刀削麵… 衛琮曦坐在椅子上,隱約能看到施落在廚房忙碌。 他的眼神越來越沉。 他不相信一個人會在短時間內做出這麼大的改變,聯想到施落早上落水的事,他明明感覺她已經沒有呼吸了,沒想到又醒了,還變了一個人似的… 要麼施落有什麼陰謀,想策劃什麼報復自己,可是自己都這樣了,她還能報復什麼。 還有一種可能,就是這根本就是另外一個人。 衛琮曦想到這個可能,心下也是一驚,隨即搖頭,他剛剛就看過,施落手臂上的胎記還在,所以她就是施落本人… 可是會不會還有別的可能。 一個人就算在怎麼偽裝也不可能連行為動作都變了。 除非是藉屍還魂。 衛琮曦不太相信怪力亂神,所以他只是想一想,就甩掉了這個念頭,他還是覺得施落有什麼陰謀,或許是那些害他的人又想做什麼。 施落哼著歌,煮了面,還拌了兩個涼菜,一個黃瓜,一個涼拌菠菜,她咽了嚥口水,等著大吃一頓,完全沒料到,門外的衛琮曦差一點就發現了她的秘密。 太陽快要落山,院子裡不冷不熱正好,施落就把屋子裡那張破桌子搬出來,把麵和菜放在桌上,又艱難的把衛琮曦推到桌子旁,她已經餓的眼冒金星了。 “能自己吃嗎。”施落把碗推給衛琮曦。 衛琮曦點頭,倒是沒有陰陽怪氣的說話。 施落拿起筷子就吃,她沒什麼吃相,就是扒拉。 衛琮曦是個左撇子,左手吃飯完全沒有問題。 吃了第一口,第一感覺就是好吃,刀削麵勁道,麵湯很清淡,和小菜一起吃,有種很平凡很美味的感覺。 衛琮曦拿著筷子,他已經許久沒吃過這樣的飯了。 三年前他從天堂跌入地獄,看著父母慘死卻不能為他們收屍,自己斷了雙腿,曾經那些巴結他的人要冷漠不仁,要麼落井下石,衛琮曦受盡人間苦楚,都沒掉過一滴淚,可是如今他吃著碗裡的面,眼眶居然紅了。 施落已經吃了一碗,看見衛琮曦拿著筷子沒動,她有些詫異:“不合胃口嗎。你不喜歡吃麵。“ “不是!” 衛琮曦說完狼吞虎嚥開始吃了,很快就將一碗麵進了肚子,他把碗往前推了推。 施落好笑,又給他乘了一碗。 兩個人誰也沒嫌棄誰吃相難看,很快一大盆子麵以及面前的小菜都吃了個精光。 施落摸著肚子,心滿意足,果然沒有什麼是一頓飽飯解決不了的問題。 衛琮曦的心情也沒有那麼壓抑了。 兩個人沉默了一會兒,施落起身收拾了碗筷,灶台裡還有火,所幸加了一鍋水準備一會洗洗,早上落水後衣服都沒換,如今雖然早乾了,但是她到底不舒服,而且,施落看了看衛琮曦,他也髒的不成樣子了。 燒著水,她坐在院子裡整理今天買回來的東西,茶杯有四個,樣子倒是不錯就是有點單調。 施落遞了一個給衛琮曦:“這個給你!” 衛琮曦猶豫了下接過,看著手裡簡單的竹茶杯,垂了眼睛。 施落整理好東西,又把錢全掏出來,簪子賣了六兩,她今天大大小小的東西就花了一兩多,家裡還有很多東西要添置,桌椅板凳暫且不說吧,衛琮曦的輪椅是一定要做出來的。 還有床單被子什麼的,她的被子就是一張破棉被,還髒的不成樣子了,也不知道原主是怎麼忍受的,至於衛琮曦,她都沒有進過他的房間,不過看他的穿著,衣服都破的也跟個叫花子差不多了。 她數了數剩下的銅錢,總共是一百零三個,她現在只剩下四兩銀子外加一百零三個銅錢了。 錢還真是不夠花,看來她得趕緊想辦法賺錢了。 天很快暗下來,施落把東西收拾好,拿了個破木盆接了熱水,找了塊相對乾淨的布子沾濕遞給衛琮曦:“擦把臉,你的傷口我一會兒看看!“ 衛琮曦這回很聽話,乖乖的擦了臉,又把手遞出來,施落給他重新包紮好,廢了吃奶的力氣想把他推進屋子,可是推了一半就推不動了。 衛琮曦開口:“我自己爬進去!” 施落點頭,可是等衛琮曦真的下來要爬進去的時候,她忽然就看不下去了,在她眼裡,衛琮曦這樣的俊俏的矜貴的男人,不該像此刻一樣進屋子都要趴在地上。 她走過去,不由分說的背起衛琮曦。 衛琮曦很重,施落踉蹌了兩下,艱難的往屋子裡挪,好不容易把他搬上了床,她累的出了一身的汗。 衛琮曦沒說話,眼中卻蘊含著某種情緒,他覺得自己早就是個冷心冷肺的人了,可是如今,他的心緒莫名的躁動了一下,從施落瘦小的身子背起他的那一刻起。 施落尋著火摺子點了燈,光線雖暗,可是卻足以將整個屋子照亮。 施落看了看,衛琮曦的房間倒是很乾淨,就是太簡陋了,比起來她的屋子簡直算得上豪華。 屋子裡只有一張破桌子,一隻缺了口的茶壺,一直破了口的碗。 她床塌上好歹有床被子,衛琮曦床塌上,就只有一塊破布,真是就只是一塊看不清顏色的破布。 某些記憶忽然閃過,施落記得他們剛來的時候,衛琮曦躺在床塌上不能動,他身上除了一塊玉佩,一把佩刀一無所有。 原主自己有些私房錢,不過她過慣了大小姐的日子,很快就揮霍一空,後來她硬是把衛琮曦的佩刀和玉佩賣了,至於賣給誰,賣了多少錢,她沒有印象了。 施落就更加同情衛琮曦了,衛琮曦也看到了她眼裡的情緒,他忽然開口:“別這樣看著我,我會以為你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施落一怔,隨即心虛的站起來:“你別胡說,我怎麼可能變成另外一個人,怎麼可能!“ “我只是隨口說說!”衛琮曦眯著眼睛道。 施落看向他,他不在看他,而是挪到了床裡面。 她暗暗鬆了口氣,心想自己真是反應過激了。 “我先去休息了!”施落說完跑出了門。 衛琮曦看著她的背影,幽深的眼眸愈發深沉。 施落回到房間鬆了口氣。 差點就被看穿了,衛小王爺還挺聰明的。 她自己洗漱了下,累的早就虛脫了,一倒頭什麼都不管就睡了。" 點擊“下載”按扭,下載【特色小说】APP後,即可閲讀更多精彩內容。 圖片來源於網路,如有侵權請聯繫刪除

Basic Info of Top 3 Ad Creative

  1st 2nd 3rd
Duration 73 72 84
Popularity 560 541 515
Dimensions 843 x 441 700 x 366 565 x 296
Creative Type Image Image Image
Network Audience Network Audience Network Facebook
Related Ads 1 1 1
Countries Macau,Taiwan,Hong Kong Taiwan,Macau,Hong Kong China,Lithuania,Tunisia,Thailand
Language 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Traditional) Chinese (Traditional)

Through the above analysis, we can see that the most effective channel for 特色小說 in recent advertising is Audience Network, and the main creative type is Image.

In conclusion: The above is a free 特色小說’s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analysis report. To do a good job of advertising, long-term accumulation is required. we need to constantly check the latest trends and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data. With the use of competitive intelligence tools SocialPeta, we can improve our ROI,and make competitor‘s fans ours. I hope that this ad creative analysis report will allow you to gain more.

If you want to check the relevant intelligence analysis of other apps similar to 特色小說, you can click the app name below to view related reports.